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中醫食療學論文

我國酒在養生保健和疾病治療上的功能

時間:2019-07-18 來源:農業考古 作者:劉樸兵 本文字數:5768字

  摘    要: 適量飲酒可以養生健體、延年益壽。酒可用于養生保健, 在于適量的酒能夠活血散氣、養脾扶肝。中國傳統的米酒, 在養生保健方面尤其受到人們的青睞。酒還有辟惡解毒、活血化瘀和促進藥物吸收的功能。無論是傳統的米酒, 還是現代的白酒、葡萄酒、啤酒, 均可用于治療疾病。

  關鍵詞: 酒; 養生; 食療;

  Abstract: Moderate drinking can maintain health and longevity. The function of health maintenance lies in the fact that the wine can supplement Qi, activate blood circulation, and tonify people's spleen and liver. And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rice wine is particularly popular in that respect. Wine also exorcises evil spirits, promotes blood circulation to remove blood stasis, and enhances drug absorption. Whether it is traditional rice wine or modern liquor, wine, beer, it can be used to treat diseases.

  Keyword: wine; health maintenance; dietary therapy;

  俗語云:“酒是糧食精, 越喝越年輕。”說明適量飲酒可以養生健體、延年益壽。酒還有辟惡解毒、活血化瘀、促進藥物吸收的功能, “酒為百藥之長”這句俗語, 揭示了酒在治療疾病方面具有的重要功能。

  一、養生保健

  酒可用于養生保健, 在于酒能夠活血散氣、養脾扶肝。中國傳統的米酒, 在養生保健方面尤其受到人們的青睞。唐代陳藏器《本草拾遺》認為, 米酒能“通血脈, 厚腸胃, 潤皮膚, 散濕氣, 消憂發怒, 宣言暢意”。唐代孟詵《食療本草》認為, 米酒可以“養脾氣, 扶肝, 除風下氣”。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米酒》稱:“酒, 天之美祿也。面麴之酒, 少飲則和血行氣, 壯神御寒, 消愁遣興。”

  (一) 各種酒的養生

  “糟底酒”“老酒”和“春酒”在養生方面具有獨特的功能, 其中“糟底酒”可從三年臘糟下取之, 具有“開胃下食, 暖水臟, 溫腸胃, 消宿食, 御風寒, 殺一切蔬菜毒”的養生作用。“老酒”是寒冬臘月釀造的米酒, 能夠“和血養氣, 暖胃辟寒”。“春酒”是清明前后釀造的米酒, “常服令人肥白”[1] (卷二五《米酒》, P1559) , 可以美容養顏。

  在米酒的基礎上, 采用釀造或浸泡工藝制成的配制酒, 可分為保健進補的“養生酒” (又稱“保健酒”) 和治病療疾的“藥酒”1。“養生酒”在于養生保健, 并無明確的治病目的, 多用米、麴和具有大補作用的食材或藥材釀成, 如羊羔酒、戊戌酒、人參酒、枸杞酒等。

  羊羔酒又名“白羊酒”“羔兒酒”, 五代末期史籍中便有了羊羔酒的記載, 吳坰《五總志》載:“學士陶谷侍兒, 太尉黨公故姬也。陶一日以雪水分茶, 謂之曰:‘黨公解此乎?’對曰:‘黨公武人, 每遇天寒雪作時, 于錦帳中命歌兒度曲, 飲羊羔酒爾。安知此樂!’”北宋朱翼中《北山酒經》卷下最早記載有羊羔酒的制作方法, 宋代羊羔酒主要流行于北方廣大地區, 北宋末年東京開封城內的姜宅園子正店所釀制的羊羔酒還是當時的名酒之一。宋明時期, 人們將在冬日暖屋中飲羊羔酒視為舒適生活的象征。

我國酒在養生保健和疾病治療上的功能

  明代的李時珍對羊羔酒給予很高的評價, 稱羊羔酒“大補元氣, 健脾胃, 益腰腎”, 同時提供了當時人釀造羊羔酒的兩種方法:“宣和化成殿真方:用米一石, 如常浸蒸, 嫩肥羊肉七斤, 麴十四兩, 杏仁一斤。同煮爛, 連汁拌末, 入木香一兩同釀, 勿犯水, 十日熟。極甘滑。一法:羊肉五斤蒸爛, 酒浸一宿, 入消梨七個, 同搗取汁, 和麴、米釀酒飲之。”[1] (卷二五《米酒》, P1566)

  戊戌酒, 又名“狗肉酒”, 至遲到唐代時人們已用狗肉釀酒了。在唐代孟詵的《食療本草》中, 稱其“大補元陽”。釀造戊戌酒, 需選用黃狗一只, 宰殺治凈后, 將狗肉煮得極爛, 連湯帶肉和酒麴、米飯一起釀造。所釀之酒, 其性大熱, 陰虛之人和無冷的病人, 不宜飲用。

  人參酒可以補中益氣, 釀、浸兩種方法均可制作人參酒。釀制時, 將人參末加入麴、米飯中, 如常法釀制即可。浸制時, 將人參裝入紗袋浸入酒液, 浸制的人參酒要加熱飲用。

  枸杞酒可以補虛弱、益精氣、去冷風、壯陽道、止目淚、健腰腳。釀造枸杞酒, 要選用上好的甘州 (今甘肅張掖) 枸杞子, 煮爛搗碎后, 過濾取汁, 和麴、米飯一起釀酒。枸杞酒也可浸制, 將枸杞子和生地黃一起裝入紗袋浸酒即可, 飲用時也需要加溫。

  不少治病療疾的“藥酒”也具有養生作用, 以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米酒》所記載的“藥酒”為例, 逡巡酒可以補虛益氣, “久服益壽耐老, 好顏色。”五加皮酒, 可以“壯筋骨, 填精髓”。女貞皮酒, 可以“治風虛, 補腰膝”。仙靈脾酒, 可以“強筋堅骨”。薏苡仁酒, 可以“強筋骨, 健脾胃”。天門冬酒, 可以“潤五臟, 和血脈”。地黃酒, 可以“補虛弱, 壯筋骨, 通血脈”, 還能使白發變黑。牛膝酒, 可以“壯筋骨”“補虛損”。當歸酒, 可以“和血脈, 堅筋骨”。菖蒲酒, 可以“通血脈”, 長期服用還能使耳目聰明。薯蕷酒, 可以“益精髓, 壯脾胃”。茯苓酒, 可以“暖腰膝”。菊花酒, 可以“明耳目”。黃精酒, 可以“壯筋骨, 益精髓, 變白發”。桑椹酒, 可以“補五臟, 明耳目”。術酒, 可以“駐顏色, 耐寒暑”。蓼酒, 長期服用可以“明耳目, 脾胃健壯”。南藤酒, 可以“強腰腳”。竹葉酒, 可以“清心暢意”。麋骨酒, 長期服用“令人肥白”, 有美容養顏之效。膃肭臍酒, 可以“助陽氣, 益精髓”。

  現代的“養生酒”和“藥酒”, 多以酒精度數較高的白酒制成, 其養生作用和米酒制成的養生酒、藥酒相同。如山西汾酒等。

  葡萄酒在養生健體方面, 也歷來受到人們的重視。據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葡萄酒》記載, 用傳統釀造米酒的方法釀造而成的葡萄酒“暖腰腎, 駐顏色, 耐寒”, 有滋陰壯陽、美容養顏的功效, 但熱疾、齒疾、瘡疹的病人不宜飲用。現代人飲用的葡萄酒, 是通過蒸餾的方法得到的, 可用于調中益氣。據清末徐珂《清稗類鈔·飲食類》“葡萄酒”條載:白葡萄酒“能助腸之運動”。

  (二) 少飲酒與醉酒避忌

  無論是傳統的米酒還是現代流行的白酒、葡萄酒, 以及在米酒、白酒基礎上制成的配制酒, 其養生的前提均為少飲。對此, 歷代名醫多有諄諄告誡之語, 如元代御醫忽思慧《飲膳正要》卷一《飲酒避忌》稱:“少飲尤佳, 多飲傷神損壽, 易人本性, 其毒甚也。醉飲過度, 喪生之源……醉勿酩酊大醉, 即終身百病不除。酒, 不可久飲, 恐腐爛腸胃, 漬髓, 蒸筋。”明代名醫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東陽酒》稱:“痛飲則傷神耗血, 損胃亡精, 生痰動火……若夫沉湎無度, 醉以為常者, 輕則致疾敗行, 甚則喪邦亡家而隕軀命, 其害可勝言哉?此大禹所以疏儀狄, 周公所以著《酒誥》, 為世范戒也。”

  若飲酒過多, 則速吐之為佳。吐遲則醉, 醉后注意不當, 極易生病。元代忽思慧《飲膳正要》卷一《飲酒避忌》總結了醉后不可做之事, 現在仍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茲錄如下:

  醉不可當風臥, 生風疾。醉不可向陽臥, 令人發狂。醉不可令人扇, 生偏枯。醉不可露臥, 生冷痹。醉而出汗當風, 為漏風。醉不可臥黍穰, 生癩疾。醉不可強食、嗔怒, 生癰疽。醉不可走馬及跳躑, 傷筋骨。醉不可接房事, 小者面生、咳嗽, 大者傷臟、澼、痔疾。醉不可冷水洗面, 生瘡。醉, 醒不可再投, 損后又損。醉不可高呼、大怒, 令人生氣疾。晦勿大醉, 忌月空。醉不可飲酪水, 成噎病。醉不可便臥, 面生瘡疥, 內生積聚。大醉勿燃燈叫, 恐魂魄飛揚不守。醉不可飲冷漿水, 失聲成尸噎。醉不可忍小便, 成癃閉、膝勞、冷痹。醉不可忍大便, 生腸澼、痔。酒醉不可食豬肉, 生風。醉不可強舉力, 傷筋損力。酒醉不可當風乘涼、露腳, 多生腳氣。醉不可臥濕地, 傷筋骨, 生冷痹痛。醉不可澡浴, 多生眼目之疾。如患眼疾人, 切忌醉酒、食蒜。

  (三) 酒水衛生與酒菜搭配

  除了飲酒適量, 避免喝醉之外。飲酒時, 還應該注意酒水的衛生及酒菜的搭配。在酒水衛生方面, 唐代陳藏器《本草拾遺》指出:“酒漿照人無影, 不可飲。祭酒自耗, 不可飲。”“酒漿照人無影”說明米酒混濁不清, “祭酒自耗”說明祭祀用的酒長時間暴露于外, 酒已蒸發。這些酒漿均有可能受到污染, 故不宜飲用。

  在酒菜搭配方面, 唐代陳藏器《本草拾遺》認為:“凡酒忌諸甜物……酒合乳飲, 令人氣結。同牛肉食, 令人生蟲……食豬肉, 患大風。”元代忽思慧《飲膳正要》卷一《飲酒避忌》提出:“飲酒時, 大不可食豬、羊腦, 大損人。”

  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米酒》還提出:“酒后食芥及辣物, 緩人筋骨。酒后飲茶, 傷腎臟, 腰腳重墜, 膀胱冷痛, 兼患痰飲水腫、消渴攣痛之疾。”

  二、治療疾病

  酒用于治療疾病, 起源甚早。漢代的《神農本草經》《黃帝內經·素問》等醫學文獻, 均提到了酒。唐代孫思邈《千金翼方》、王燾《外臺秘要》均記載有不少藥酒, 以酒治療疾病的病例和醫方更為常見。

  唐初蘇恭 (原名蘇敬) 《唐本草》認為:“酒有秫、黍、粳、糯、粟、麴、蜜、葡萄等色。凡作酒醴須麴, 而葡萄、蜜等酒獨不用麴。諸酒醇醨不同, 惟米酒入藥用。”[1] (卷二五《米酒》, P1557) 蘇恭的這種看法并不準確, 唐代孟詵《食療本草》載:“酒有紫酒、姜酒、桑椹酒、蔥豉酒、葡萄酒、蜜酒, 及地黃、牛膝、虎骨、牛蒡、大豆、枸杞、通草、仙靈脾、狗肉汁等, 皆可和釀作酒, 俱各有方。”

  北宋寇宗奭《本草衍義》總結前代的醫藥用酒, 稱:“古方用酒, 有醇酒、春酒、白酒、清酒、美酒、糟下酒、粳酒、秫黍酒、葡萄酒、地黃酒、蜜酒、有灰酒、新熟無灰酒、社壇余胙酒。”宋代的醫藥用酒有糯酒、煮酒、小豆麴酒、香藥麴酒、鹿頭酒、羔兒酒等。

  (一) 米酒療疾

  元代以前, 中國尚無白酒 (燒酒) , 人們多用傳統的米酒治療疾病。據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米酒》載, 米酒在藥性上, “苦、甘、辛, 大熱, 有毒。”晉代陶弘景《名醫別錄》認為, 米酒“行藥勢, 殺百邪惡毒氣”。

  “行藥勢”即米酒可作為“藥引子”, 促進藥物的吸收, 使之發揮出最佳的藥效。古人常用“甘、辛, 無毒”的“東陽酒”2合藥, 如治療咽喉腫痛、聲音沙啞, 可將東陽酒、酥、干姜以10∶1∶2的比例混合, 早晚各飲1次。治多年耳聾, 可將1升牡荊子浸入3升東陽酒中, 7日之后漏去滓子, 想喝時就喝一點。

  更常見的是做成藥酒飲用, 歷代的本草醫書中均記載有不少藥酒, 如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米酒》中記載了愈瘧酒、屠蘇酒、逡巡酒、五加皮酒、白楊皮酒、女貞皮酒、仙靈脾酒、薏苡仁酒、天門冬酒、膃肭臍酒等69種藥酒。

  這些藥酒, 多采用浸泡工藝制成。如白楊皮酒, “以白楊皮切片, 浸酒起飲。”女貞皮酒, “女貞皮切片, 浸酒煮飲之。”亦有將藥物混入酒麴中釀造而成的, 如天門冬酒, “冬月用天門冬去心煮汁, 同麴、米釀成。”[1] (卷二五《米酒》, P1562)

  “殺百邪惡毒氣”是指米酒具有辟惡排毒的功能。在古代, 南方人煙稀少, 多惡瘴毒霧, 故需飲酒以辟瘴霧。據西晉張華《博物志》卷之十《雜說下》記載, 東漢末年, 王肅、張衡、馬均三人冒霧晨行, 王肅是飲過酒的, 張衡是吃過飯的, 馬均是空腹的, 結果王肅無恙, 張衡得病, 馬均死亡。這說明酒有辟惡瘴毒霧之功效。在長期的醫療實踐中, 人們也常用米酒排毒療瘡。如治療馬氣、馬汗、馬毛入瘡引起的腫痛煩熱, 可多飲上佳的米酒, 大醉一場, 醒后即愈。治療虎傷人瘡, 也需飲酒至醉數次, 吐凈腹中成瘡的虎毛毒氣, 方可治愈。對付蛇咬瘡、蜘蛛瘡毒和毒蜂螫人, 可用溫過的米酒淋洗瘡口或螫咬之處, 一日三次。治療手足腫痛的“天行余毒”, “作坑深三尺, 燒熱灌酒, 著屐踞坑上, 以衣壅之, 勿令泄氣。”[1] (卷二五《米酒》, P1560) 治療痔瘡也可用類似的方法, 在地上挖一個小坑, 用火將坑燒至極熱, 至坑赤紅時, 倒入米酒, 放入吳茱萸, 人蹲其上, 薰蒸數次, 即見療效。

  米酒還具有活血化瘀的功效, 婦女產后血悶為血氣不活所致, 可煎服清酒和生地黃汁。男人腳冷, 亦為血氣不活, 可取一只甕缸, 注入醇酒、水各三斗, 用灰火溫甕, 使酒水保持常溫, 將腳浸入甕中, 酒水沒至膝蓋處, 如此三日。米酒還可以滋潤皮膚, 用于治療海水咸物、風吹日曬等引起的皮膚皸裂疼痛, 其法為:取防風、當歸、羌活、荊芥各二兩, 研末, 投入30斤酒、半斤蜂蜜的混合液中, 燒熱, 洗浴皸裂之處。過了一晚, 傷口即可愈合。

  (二) 白酒療疾

  元代時, 中國開始有了白酒 (燒酒) 。白酒在藥性上, “辛、甘, 大熱, 有大毒。”主治:“消冷積寒氣, 燥濕痰, 開郁結, 止水泄, 治霍亂瘧疾噎膈, 心腹冷痛, 陰毒欲死, 殺蟲辟瘴, 利小便, 堅大便, 洗赤目腫痛, 有效。”[1] (卷二五《米酒》, P1567) 在長期的醫療實踐中, 人們發現飲用添加鹽的白酒, 可治冷氣心痛和眼睛紅腫疼痛。陰毒腹痛時, 可將白酒加熱, 放溫之后飲用, 待出一身大汗, 即可止痛。牙痛難忍時, 可口含泡有花椒的白酒止痛。嘔吐不止時, 可飲用一杯加入新汲井水的上佳白酒。寒濕泄瀉時, 可飲用頭燒酒。寒痰咳嗽時, 可用白酒、豬油、蜂蜜、香油、茶末各四兩, 煮成膏狀, 每天取食少許, 配以茶水飲用, 效果十分明顯。除內服外, 白酒也可外敷消毒。當耳中有耳聹結塊, 既大又硬, 一動即痛, 難以取出時, 可滴入少許白酒, 仰起耳朵以防止白酒流出, 一個小時左右, 耳聹被白酒軟化, 即可用耳鉗取出耳聹。白酒的酒精含量比傳統米酒要高很多, 在激發藥性、辟惡排毒、活血化瘀等方面更勝一籌, 故人參酒、蛇酒等現代藥酒多用白酒代替傳統的米酒。

  (三) 葡萄酒和啤酒療疾

  釀造的葡萄酒和燒蒸的葡萄酒在藥性上并不相同。據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葡萄酒》記載, 釀造的葡萄酒“甘、辛, 熱, 微毒”, 而燒蒸的葡萄酒“辛、甘, 大熱, 有大毒”, 后者可“消痰破癖”。清末徐珂《清稗類鈔·飲食類》“葡萄酒”稱:紅葡萄酒“能除腸中障害”, 西班牙的甜葡萄酒無色透明, “最宜病人, 能令精神速復”。

  啤酒也有一定的醫用價值, 唐孫魯《天下味》稱, 啤酒對于高血壓的病人, 有顯著治療作用。有輕微膀胱結石的人, 可以多喝啤酒, 細小的細石, 在排尿時會不知不覺從尿道排出體外[2] (P209) 。

  (四) 酒糟療疾

  釀造米酒和白酒的酒糟亦可用于治病, 在中藥藥性上, 酒糟“甘、辛, 無毒”。唐代陳藏器《本草拾遺》認為:酒糟“溫中消食, 除冷氣, 殺腥, 去草萊毒, 潤皮膚, 調臟腑”。明代佚名《日華子諸家本草》認為:酒糟可以“撲損瘀血, 浸水洗凍瘡, 搗傅蛇咬、蜂叮毒。”明代李時珍認為:“酒糟有麴蘗粱之性, 能活血行經止痛, 故治傷損有功。”[1] (卷二五《米酒》, P1569) 過去, 酒糟常用于筋骨傷痛。如手腳崴折, 紅腫疼痛難忍, 可將生地黃 (一斤) 、藏瓜姜糟 (一斤) 、生姜 (四兩) 炒熱, 敷在傷處, 用布裹住。藏瓜姜糟等由熱變涼, 即隨時更換之。四肢骨折時, 可將藏瓜姜糟和赤小豆末混和, 敷在骨折處, 用杉木片或白桐木片固定住骨折之處。據明代李時珍《本草綱目》卷二五《糟》記載, 酒糟還可用于治療手足皸裂、鶴膝風病、暴發紅腫和杖瘡青腫。

  參考文獻

  [1] (明) 李時珍.本草綱目[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2005.
  [2]唐孫魯.天下味[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2004.

  注釋

  1 藥酒有廣義、狹義之分, 廣義的藥酒即配制酒, 狹義的“藥酒”僅指治病療疾的配制酒, 本書所說的“藥酒”是指狹義的藥酒, 不包括“養生酒”。
  2 東陽酒, 又名“金華酒”或“蘭陵酒”。

    劉樸兵.略論中國酒類的養生療疾作用[J].農業考古,2019(03):148-15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Rk赛车是全国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