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知識產權法論文

地方文獻整理開發中的著作權問題與風險規避

時間:2019-07-16 來源:山東圖書館學刊 作者:劉新勇 本文字數:8590字

  摘    要: 地方文獻的整理開發是實現地方文獻特色價值最大化的重要手段。整理開發首先要保證不侵犯著作權人的利益。對此本文從古籍地方文獻整理、二次地方文獻開發、地方文獻數字化等方面就著作權問題作了深入探討。

  關鍵詞: 地方文獻; 著作權; 規避;

  Abstract: Reorganizing and developing local literature is an important way of maximizing the special value of local literature. The first thing is not to violate the interests of copyright owners in the reorganizing and development process. Thus, the paper makes a deep research on the copyright issue in the reorganiz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ancient local literature, secondary local literature development and local literature digitization.

  Keyword: Local literature; Copyright; Evasion;

  1、 引言

  地方文獻是反映特定區域內一切社會現象與自然現象的記錄載體, 被譽為原汁原味的“一地之百科”, 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在存史、資政、勵志方面有極大功用, 對我們了解過去、指導現在、預測未來也有著重要借鑒意義。

  地方文獻的特點是數量龐大, 種類繁多。廣義上講地方文獻包括地方史料、地方人士著述和地方出版物三部分。按出版時間劃分有古籍地方文獻、近現代地方文獻、當代地方文獻。從語種上來說, 既有漢語著作、少數民族語著作, 也有英文、德文、日文等作品。按出版形式和內容, 地方文獻有正式出版物, 也有非正式出版物;不僅囊括了圖書、期刊、報紙等常見形式, 也有照片、明信片、手稿、信札、日記、筆記、商標、地契等稀見形式, 可謂應有盡有, 包羅萬象。

  地方文獻的上述特性同時給信息用戶的查閱、利用帶來很大不便。因此, 要提高文獻的利用率, 首先應對其進行整理、加工、開發。由于地方文獻是以文字和圖像等形式存在的作品, 對其整理、開發, 無論是改編、翻譯、點校, 還是匯編、影印、數字化等都涉及到對作者獨創性勞動的變動。獨創性是作品獲得著作權保護的前提條件, 對作者獨創性勞動的改變, 便昭示著對作品著作權的侵犯成為可能。地方文獻的整理開發工作首先要保證不侵犯著作權人的利益。因此, 地方文獻的著作權風險規避便成為整理開發工作的首要問題。地方文獻的整理開發方式很多, 產生的著作權糾紛也是方方面面, 限于篇幅原因, 本文只就常見整理開發中的著作權問題作以下探討, 以期能夠以點帶面, 以少帶多, 讓地方文獻工作者得以啟發和參考, 從而保證整理開發工作合理有序開展。

  2、 古籍地方文獻整理的著作權問題

  2.1、 古籍地方文獻整理工作如火如荼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 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承載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便是古籍。什么是古籍, 《古籍著錄規則》對古籍的定義是“中國古代書籍的簡稱, 主要指書寫或印刷于1911年以前, 反映中國古代文化, 具有古籍裝訂形式的書籍”。地方文獻中古籍占很大比例, 方志、家譜、地方人士著述便是重要代表。編史修志是我國世代相傳的優良文化傳統。我國的古方志有多少?據《中國地方志聯合目錄》載, 該書收藏的來自海內外各收藏單位的方志 (時間下限1949年) 有8200余種[1], 刨除1911年至1949年間編制的方志, 仍有7000余種;關于家譜的數量, 國家圖書館編, 民族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中華各姓祖先像傳集》序言中曾有這樣一段話, “據不完全統計, 現存家譜三萬余種”。此外, 1911年前各地方人士的著述更是浩如煙海、難以計算。這些珍貴古籍地方文獻是各地歷史變遷的珍貴記錄, 也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其價值不言而喻。

地方文獻整理開發中的著作權問題與風險規避

  隨著歷史的發展, 古代的社會生活、社會結構、意識形態、民俗風情等較現代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尤其是語言文字方面, 古文與現代文在寫作與表意方面已發生了很大差異。上述差異給現代人閱讀古籍帶來了極大不便, 也給地方歷史文化的傳承設置了障礙。于此同時, 古籍整理工作便應運而生。

  多年來古籍地方文獻整理工作進行得可謂如火如荼、方興未艾。以舊志整理為例, 截至2017年10月, 全國舊志整理累計達到3100多種[2]。特別是《上海府縣舊志叢書》《江蘇歷代方志全書》《山東省歷代方志集成》《廣東歷代方志集成》《四川歷代方志集成》等大型整理成果的面世, 不僅大大方便了用戶的查閱, 也為古籍整理提供了很好的借鑒。

  2.2、 古籍地方文獻已基本超出著作權保護期

  伴隨著古籍地方文獻整理工作的全面展開, 與之相關的著作權糾紛便時有發生, 理應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客觀上講古籍地方文獻基本超出著作權保護期。正如前文所說古籍的時間下限為1911年, 關于著作權的保護期,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 (以下簡稱《著作權法》) 規定, “公民的作品, 其發表權、本法第十條第一款第 (五) 項至第 (十七) 項規定的權利的保護期為作者終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 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如果是合作作品, 截止于最后死亡的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3]而“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作品、著作權 (署名權除外) 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享有的職務作品, 其發表權、本法第十條第一款第 (五) 項至第 (十七) 項規定的權利的保護期為五十年, 截止于作品首次發表后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 但作品自創作完成后五十年內未發表的, 本法不再保護。”[3]如此說來, 古籍地方文獻中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作品、著作權 (署名權除外) 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享有的職務作品, 即使在1911年首次發表, 其著作權保護期至1961年的12月31日已結束;對個人作品來說, 其著作權保護期雖然長些, 即作者有生之年加上去世后50年, 截止去世后第50年的12月31日。但要找出符合這個條件的古籍地方文獻作者已基本上沒有了。例如宣統三年 (1911年) 生克中編纂的《宣統滕縣續志》, 書中作者生克中據中華書局1989年出版的《滕縣志》載其卒年為1934年, 那么說《宣統滕縣續志》到1984年12月31日后便自動進入公有領域, 成為可自由利用的作品。

  2.3、 古籍地方文獻整理的著作權風險規避

  古籍地方文獻整理成果的著作權歸屬則較為復雜。整理人為了方便后人閱讀與理解, 在保持古籍原貌的前提下, 將書中內容進行標點、分段、注釋、訂正、補遺等, 其整理方式及產生的作品, 基本符合《著作權法》第12條, 即“改編、翻譯、注釋、整理已有作品而產生的作品, 其著作權由改編、翻譯、注釋、整理人享有, 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權。”[3]但《著作權法》對“整理”并未作出細致規定:在1991年《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5條第12款說到“整理”時只列舉了“校點”“補遺”兩種方式;但在2002年和2013年的《著作權法實施條例》中卻沒有對“整理”作出具體司法解釋。到底傳統的古籍整理方式, 屬不屬于《著作權法》中的“整理”, 整理后的作品具不具備著作權意義, 此事在法律界也引起很大爭議。2009年有“國內首例地方志整理抄襲案”[6]之稱的古籍整理侵權案“陳玉中、沙玉蘭、楊衡善三人狀告棗莊市嶧城區史志辦及主任趙亞偉著作權糾紛一案”審結, 最終山東省高院認定《嶧縣志點注》是享有著作權的古籍整理成果;2012年上海市高院在審理“周錫山訴江蘇鳳凰出版社有限公司、陸林等侵害作品著作權糾紛案”時, 關于古籍整理作品著作權認定, 卻又作出了恰恰相反的判決;而2012年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審理“中華書局訴國學時代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案”時, 又再次作出了古籍整理成果享有著作權的判決。

  綜觀以往古籍地方文獻整理著作權糾紛案例, 爭論的焦點在于古籍整理成果是否是具有原創性特點的演繹作品。在《著作權法》對此規定尚不完善的情況下, 要證明作品的獨創性確實有困難, 往往爭論起來是仁者見仁, 智者見智。但也不是沒有規律可言。通常來說, 針對一部古籍用的整理方式越多, 就越有可能證明其有獨創性, 否則僅僅做些簡單意義上的標點、分段、影印, 就不屬于著作權意義的獨創。如夏津縣史志辦公室整理的《夏津縣志:古本集注》一書, 其整理方式就有注釋、勘誤、補遺、標點句讀等近十種, 完全可以說是一部具體著作權意義上的作品。

  作為古籍地方文獻整理工作者對此也要有清醒認識。無論是管理者或者具體整理者, 為避免著作權糾紛, 在從事這項工作之前首先要制訂出高標準的整理規劃, 如盡量聘請高級古籍整理人才, 整理要有深度、有原創性, 總之就是要使整理后的作品更具獨創性、傳承性, 使之成為一部具有著作權意義上的作品;其次要簽定整理合同, 著作權糾紛的根源在于利益博弈, 簽訂合同無疑是厘清雙方法律關系, 明確雙方權利義務的保險方式。作為地方文獻開發者, 無論是對整理作品進行數字化傳播還是再出版, 都要事先明確古籍地方文獻整理作品的著作權屬性, 及時簽訂利用合同, 支付報酬, 以避免引起著作權糾紛。

  3、 二次地方文獻的著作權歸屬與風險規避

  3.1、 二次地方文獻是具有著作權意義的匯編作品

  為進一步揭示館藏地方文獻, 以方便用戶檢索, 將數量龐大, 內容豐富, 形式多樣的地方文獻按特定的原則進行加工、整理、提煉、濃縮, 并著錄其外表和內容特征, 形成新的文獻體系和內容, 這便是二次地方文獻。二次文獻主要有書目、索引、文摘等形式, 二次文獻加工是圖書館對文獻進行精加工、深挖掘的重要方法, 也是國內各圖書館廣泛采用的一種整理開發方式。如山東省圖書館1958年編印的《濟南地區期刊聯合目錄》、1981年編印的《山東省地方志聯合目錄》、1999年編輯出版的《山東省圖書館館藏海源閣書目》、2016年編輯出版的《民國時期山東報刊目錄提要》;天津圖書館1980年聯合天津社科院圖書館等編輯的《天津地方史資料聯合目錄》, 1996年編輯出版的《天津地方文獻提要目錄》;青島圖書館于婧等出版的《舊版日文山東地方文獻提要》等二次地方文獻均在信息服務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二次地方文獻編者在對一次文獻的加工中, 融入了編者的創造性勞動, 形成了獨創性的表達。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第14條規定“匯編若干作品、作品的片斷或者不構成作品的數據或者其他材料, 對其內容的選擇或者編排體現獨創性的作品, 為匯編作品, 其著作權由匯編人享有, 但行使著作權時, 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權。”[3]如《舊版日文山東地方文獻提要》一書, 作者在編撰此書時可謂苦心孤詣, 付出很多。由于該書收錄的全部是日文文獻, 就需在編撰過程中進行大量翻譯工作, 同時以凝練的語言撰寫出其內容大要。整個編撰過程中凝聚了作者大量獨創性勞動。因此說, 二次地方文獻是具有著作權意義的匯編作品, 毋庸置疑。

  3.2、 二次地方文獻的著作權歸屬

  但有一點需要注意, 那就是二次地方文獻的著作權歸屬問題。通常說二次地方文獻在《著作權法》上有三種作品形式:一是一般職務作品, 二是特殊職務作品, 三是單位作品。這三種作品的著作權歸屬差別很大, 但在工作實踐中, 三者之間既有交叉又有區別, 使得作者與單位對二次地方文獻的著作權歸屬產生很大異議, 以致于出現署名不合理或亂署名現象, 從而影響了真正作者的工作積極性。下面就三者之間的交叉與區別作進一步分析, 以便厘清作者與單位的著作權關系。

  一般職務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的著作權歸屬較簡單。按照《著作權法》第16條規定, 職務性質的二次地方文獻其著作權一般屬于作者, 但圖書館有權在其業務范圍內優先使用, 且兩年內未經單位同意, 作者不得許可第三人以與單位使用的相同方式使用該作品。特殊性質的職務作品, 作者只享有署名權, 而圖書館享有署名權之外的其它權利, 圖書館可以給予作者獎勵:特殊性質的作品指“主要是利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物質技術條件創作, 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地圖、計算機軟件等職務作品”[3]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或者合同約定著作權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享有的職務作品”[3]。也就是說, 主要利用圖書館的物質技術條件而編寫的二次地方文獻, 其著作權除署名權外均歸圖書館享有。

  單位作品, 即由單位主持, 代表單位意志創作, 由單位承擔責任的作品。《著作權法》第11條第3款規定“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主持, 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意志創作, 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承擔責任的作品, 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視為作者”[3]。從著作權理論上講, 單位作品與一般職務作品、特殊職務作品確有交叉。如部分單位作品與一般、特殊兩種職務作品一樣都與單位業務有關系;特殊職務作品除署名權外, 其它著作權利與單位作品一樣都歸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享有, 而且責任也都由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來承擔。

  但仔細分析一下, 三者還是有區別的, 這主要表現在作品的統籌安排, 反映的意志和責任承擔三方面。就單位作品來講, 單位即作品的全盤統籌者, 無論是作品的創作緣起、主旨、內容安排、物質技術保障、出版發行都來自單位的統籌規劃, 甚至連產生的社會效應、經濟責任也由單位來承擔, 而這時作品的一個或多個撰稿人, 雖然承擔著部分創作任務, 但也僅僅是個代筆人而已。這類作品的著作權毫無疑問歸單位所有。反之, 則屬于一般職務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的范疇。

  3.3 、二次地方文獻的著作權風險規避

  作為參與二次地方文獻編制的圖書館或個人, 要嚴格把握好單位作品、一般職務作品、特殊職務作品的概念界定, 弄清楚三者之間的交叉與區別, 真正明確“二次地方文獻的作者是誰”, 這樣在編制工作中也就對各自的權利與義務有了清楚認識, 著作權糾紛也就無從談起了。

  4、 非正式出版地方文獻整理開發中的著作權問題

  4.1、 非正式出版地方文獻也是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

  地方文獻不僅包括正式出版的文獻也包括非正式出版的文獻, 特別是一些灰色文獻, 如政府報告、科技報告、考古發掘報告、會議資料、內部統計資料、學位論文、手稿等都具有重要的資料價值, 已成為各級圖書館的收藏重點, 也是地方文獻整理開發工作的重要資料支撐。但長期以來圖書館員對此類文獻的著作權存在很大偏見, 認為只有正式出版物才有著作權, 非正式出版物如法律、法規, 國家機關的決議、決定等則屬于《著作權法》第5條第1款的范疇, 是沒有著作權的。以致于在這類地方文獻的開發利用工作中, 發生了很多侵權事例。其實《著作權法》第2條對這類文獻是有具體規定的:“中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作品, 不論是否發表, 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權”[3]。關于作品的范圍, 《著作權法》也作了詳細說明。具體包括:文字作品;口述作品;音樂、戲劇、曲藝、舞蹈、雜技藝術作品;美術建筑作品;攝影作品;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地圖、示意圖等圖形作品和模型作品;計算機軟件;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作品。[3]可見, 雖說非正式出版地方文獻種類繁多, 但也基本在《著作權法》規定的作品范圍之內。

  4.2、 非正式出版地方文獻整理開發中的著作權風險規避

  圖書館也應該高度重視非正式出版地方文獻的著作權問題。在整理開發工作中應首先屏棄“非正式出版地方文獻是沒有著作權”的錯誤認識;而那種認為該類文獻雖有著作權法保護, 但印量少, 可見度低, 且大多署名單位或部門, 對其隨便利用, 很難被著作權人發現的錯誤觀點, 也是不可取的。應該把它們與正式出版的地方文獻一樣, 嚴格依據《著作權法》相關規定, 在取得著作權人授權后, 再進行加工整理和開發利用。

  5 、地方文獻數字化的著作權風險規避

  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 數字圖書館已成為未來圖書館主流形態。數字圖書館依托內容豐富的特色數據庫, 憑借高效、安全、便捷的信息處理技術, 突破時間限制、地域限制、人力限制, 實現了海量數據的高密度存貯, 高速度檢索與提取。數字圖書館建設離不開大容量地方文獻數據庫的支撐, 建設地方文獻數據庫, 錄用作品的著作權是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5.1、 地方文獻書目數據庫建設中的著作權歸屬

  一般說來, 圖書館自建地方文獻數據庫有3種類型, 即地方文獻書目數據庫、地方文獻全文數據庫、多媒體數據庫。地方文獻書目數據庫是對一次地方文獻加工、整理、數字化后形成的電子產品, 有書目、索引、文摘等形式, 屬二次地方文獻數據庫的范疇, 著作權歸屬可謂一目了然。正如前文所述, 二次地方文獻的編制是一種在內容上具有獨創性的匯編行為, 其著作權屬匯編人。以此類推, 圖書館自建的地方文獻書目數據庫, 其著作權自然歸數據庫建設者享有。

  5.2、 地方文獻全文數據庫、多媒體數據庫建設的著作權風險規避

  與書目數據庫不同的是, 地方文獻全文數據庫、多媒體數據庫是對作品全部內容數字化后形成的數據庫, 是作品全部內容的再現。根據《著作權法》規定, 圖書館對館藏作品進行的數字化工作, 是一種不具備獨創性的復制行為。《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五項規定著作權人享有“以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方式將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權利”[3]。因此說, 對館藏地方文獻進行全文數字化之前, 為避免著作權糾紛, 應首先做好錄用作品的著作權風險規避, 方可進行下一步的復制工作。具體說來, 應注意以下兩點。

  5.2.1、 做好公有領域、合理使用、排除領域地方文獻的甄別錄用

  著作權法律制度建立的目的在于既要保護著作權人的人身權和財產權, 以鼓勵作品的創作, 又要滿足社會公眾的精神需求。為做好兩個方面的平衡, 法律規定著作權的保護是有一定期限的, 一旦著作權期限屆滿, 作品自然進入公有領域。公有領域作品是指不再受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具體有三類:一是保護期屆滿的作品, 如《史記》《漢書》等, 早已超過了著作權保護期。另一類是著作權雖在保護期內, 但著作權人明確宣布放棄的作品。第三類是作者去世后, 著作權既無繼承又無人受遺贈的作品。《著作權法》規定, 復制公有領域的作品, 可不經過著作權人同意, 但不得侵犯著作權人的署名權、修改權和保護作品完整權。

  針對圖書館、檔案館、博物館等單位工作性質, 為保存、傳遞館藏信息, 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 (以下簡稱《條例》) 賦予了上述單位特有的合理使用權限, 規定如下:圖書館、檔案館、紀念館、博物館、美術館等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 通過信息網絡向本館館舍內服務對象提供本館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數字作品和依法為陳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數字化形式復制的作品, 不向其支付報酬, 但不得直接或者間接獲得經濟利益。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3]。這是法律賦予圖書館等特殊的合理使用內容。

  除以上兩點外, 《著作權法》規定, 歷法、通用數表、通用表格、公式、時事新聞、法律、法規、國家機關的決議、決定、命令等屬排除領域的作品, 不享有著作權。同樣對上述文獻的數字化, 也不存在著作權糾紛。

  設置公有領域作品、合理使用作品、排除領域作品, 是法律采取著作權限制方式使公民自由獲得信息, 確保公眾對社會信息的知悉權的一種重要法律手段。因此, 在地方文獻全文數字化工作中, 建設者應熟知《著作權法》《條例》中關于上述作品的設置規定, 仔細甄別錄用的地方文獻, 將符合規定的文獻納入所建數據庫中。

  5.2.2、 做好著作權保護期內地方文獻的著作權授權

  圖書館開發建設地方文獻數據庫最大的目的在于向讀者實施遠程數字化信息服務。即通過信息網絡讓讀者在選定的時間、地點遠程檢索、閱覽、下載數字地方文獻。而僅依托公有領域、合理使用、排除領域的地方文獻, 顯然難以完成這一重任。如用戶查閱率較高的統計資料、新編地方志等文獻基本上都沒有出著作權保護期;《條例》第七條賦予的圖書館等“為陳列或者保存版本需要以數字化形式復制的作品”僅限于“是已經損毀或者瀕臨損毀、丟失或者失竊, 或者其存儲格式已經過時, 并且在市場上無法購買或者只能以明顯高于標定的價格購買的作品”[3]。上述作品的服務范圍也僅限于圖書館館舍內, 館外讀者卻難以受益。

  因此, 為豐富數據庫內容, 建設者還應想方設法盡可能取得著作權保護期內地方文獻的著作權授權, 使這些作品安全落戶地方文獻數庫中, 從而更好地服務用戶。

  6、 結語

  綜觀在地方文獻整理開發中各種侵犯著作權的行為, 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有的采取“先斬后奏”之法, 即先無償使用作品, 然后再附上一個著作權補救聲明, 以便躲避著作權人的追責;有的以僥幸心理代替法律觀點, 認為與著作權人熟識, 作者不會找麻煩, 就沒必要再簽定著作權授權合同;還有就是由于缺乏《著作權法》相關知識、法律防范意識和手段, 使整理開發的地方文獻成為高風險產品。造成以上侵權現象的根本原因在于圖書館員著作權知識匱乏, 法律意識淡薄。因此, 做好圖書館員的《著作權法》相關專業知識培訓已是當務之急。通過培訓旨在讓每一位館員熟練掌握《著作權法》的基本知識、著作權的限制內容以及風險規避措施等。有條件的圖書館還可設置著作權管理崗位, 引進知識產權管理人才。其目的在于未雨綢繆、防患于未然, 提前對圖書館信息服務及開發工作中涉及的著作權問題, 做好防范規范、計劃及應急方案, 合理規避侵權風險, 使文獻的整理開發工作得以安全有序運轉。

  地方文獻的整理開發是做好地方文獻高質量服務的重要前提, 也是促使地方文獻特色價值最大化的重要手段。整理開發必須要有法可依、依法行事, 只有這樣才能讓信息服務工作做到有理、有據、高效快捷, 使圖書館事業得以合理、有序、創新運轉, 從而真正實現依法辦館、創新發展。

  參考文獻

  [1] 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臺.中國地方志聯合目錄[M].北京:中華書局, 1985:凡例
  [2] 李培林.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為實現地方志“兩個一百年目標”而奮斗---在2018年全國地方志機構主任工作會議第二次全國地方志工作經驗交流會暨中國名山志文化工程啟動儀式上的講話[EB/OL].[2017-12-30].http://www.difangzhi.cn/zgdfz/ldjh/201712/34fa8390b0754c90bfd6c33a9327c22c.shtml
  [3][4][5][7][8][9][10][11][12][13][14][15]國務院法制辦公室.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注解與配套[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 2017:30, 30, 18, 21, 23, 23, 15, 2, 4, 11, 150, 150
  [6] 陳中華.國內首例地方志整理抄襲案審結[N].大眾日報, 2009-07-03 (A3)

    劉新勇.關于地方文獻整理開發中的著作權問題[J].山東圖書館學刊,2019(03):60-6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Rk赛车是全国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