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保健學論文

運動員疲勞恢復中全身冷凍療法的效果

時間:2019-07-19 來源:運動精品 作者:葉碧璇,李森,繆愛琴, 本文字數:4499字

  摘    要: [目的]觀察超低溫全身冷凍療法對運動員主觀疲勞、睡眠及生化指標的影響, 探索其在促進運動員疲勞恢復及身體機能改善方面的作用。[方法]給江蘇省30名省隊運動員于每天下午訓練后采用國產超低溫冷凍治療儀進行全身冷凍治療, 共一周。并于冷療周期前一天以及后一天運動員晨起抽取靜脈血, 測試血液生化指標;在冷療周期前一天以及最后一天填寫《阿森斯失眠量表》, 調查前一周的睡眠情況;每天冷療前后填寫主觀疲勞程度評定量表。以冷療前的測試結果為初始值, 觀察一周冷療對運動員的影響。[結果]血液生化指標沒有發現顯著性差異;每天冷療后RPE較冷療前顯著降低 (p<0.01) ;冷療結束后, 總分顯著較冷療前降低 (p<0.05) 。[結論]一周的超低溫全身冷凍療法可以有效緩解運動員主觀疲勞, 對改善運動員睡眠質量也具有重要意義, 但是對運動員血液生化指標影響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關鍵詞: 物理治療; 主觀疲勞; 睡眠質量;

  全身冷凍療法 (WBC) 是一種將身體短時間 (2-3分鐘) 暴露在特殊的冷凍空間中的過程[1]。急性冷刺激越來越多被用于高水平運動員的疲勞恢復, 防止過度訓練的發生。WBC有助于運動恢復的生理效應, 包括運動后心臟水平的副交感神經再激活增強[2]和炎癥反應減少[3];還可以增加垂體和血漿的β-內啡肽濃度, 緩解疼痛[4]。充足的睡眠是強度較大訓練恢復的重要方面之一, 并且隨著訓練壓力的增加, 睡眠質量下降[5]。而低溫刺激對運動員的睡眠質量的影響研究較少, 其中也報道了低溫刺激對主觀評分產生了積極的影響[6]。本研究希望通過觀察WBC治療對優秀運動員主觀疲勞、睡眠及生化指標的影響, 探索其在促進運動員疲勞恢復及身體機能改善方面的作用。

  1、 研究對象和方法

  1.1 、研究對象

  江蘇省訓練中心30名運動員, 其中男子排球運動員13人、女子橄欖球隊員10人、田徑隊男運動員4人以及男子乒乓球運動員4人, 平均年齡21.77±3.80歲。

  1.2 、研究方法

  1.2.1 、冷療方法和劑量

  運動員每天下午訓練課結束后進行冷療, 身穿貼身衣物進入冷料艙, 調整高度, 露出頭部。男運動員:-120℃?-160℃, 冷療時間120s?180s/每次;女運動員:-110℃?-130℃, 冷療時間90s?120s/每次。每天1次, 共進行一周治療。

  1.2.2、 數據采集

  于冷療周期前一天以及后一天運動員晨起抽取靜脈血, 分離血清, 測試血液生化指標包括:血紅蛋白 (Hb) 、血尿素氮 (BUN) 、肌酸激酶 (CK) 、血清睪酮 (T) 、皮質醇 (C) ;冷療周期前一天以及后一天填寫《阿森斯失眠量表 (AIS) 》, 調查前一周的睡眠情況;每天冷療前后填寫主觀疲勞程度評定量表 (RPE) 。以冷療前的測試結果為初始值, 觀察一周冷療對運動員的影響。

運動員疲勞恢復中全身冷凍療法的效果

  1.2.3 、實驗儀器

  國產超低溫冷療艙;Sysmex KX-21N血球計數儀;日立7020型全自動生化分析儀;Beckman ACCESS?2全自動化學發光免疫分析儀。

  1.2.4 、統計方法

  實驗所得數據采用SPSS20.0軟件進行統計學處理, 所有測試結果均采用平均數±標準差來表示, 首先檢驗數據的正態分布及方差齊性。各組干預前后對比采用配對樣本t檢驗, P<0.05表示有顯著性差異, P<0.01表示有非常顯著性差異。

  2 、研究結果

  2.1、 血液生化指標結果

  表1 冷療前后運動員的生化指標變化
表1 冷療前后運動員的生化指標變化

  運動員進行一周冷療前后的Hb、BUN、CK、T、C等血液生化指標差異沒有統計學意義 (p>0.05) 。

  2.2、 冷療前后RPE結果

  運動員每天冷療后的RPE (主觀疲勞程度指標) 都非常顯著低于冷療前 (p<0.01) 。

  表2 冷療前后運動員的RPE變化
表2 冷療前后運動員的RPE變化

  注:**表示與冷療前相比有非常顯著性差異, p<0.01。

  2.3、 冷療前后AIS結果

  表3 冷療前后運動員的AIS得分變化
表3 冷療前后運動員的AIS得分變化

  注:*表示與冷療前相比有顯著性差異, p<0.05。

  運動員在冷療結束后, AIS得分 (失眠情況指標) 顯著較冷療前降低 (p<0.05) 。

  3 、討論

  3.1、 WBC對監控運動員疲勞的生化指標影響

  Hb作為人體內氧轉運環節的核心物質, 對運動員的運動能力影響很大。在訓練和比賽期間, 運動員的Hb受營養、運動負荷、休息等因素的影響。因此, 測定運動員的Hb含量有助于了解運動員的營養、對負荷的適應以及身體技能水平等情況。Lombardi[7]等人的研究通過給27名職業橄欖球運動員連續7天每天2次全身超低溫冷療, 在實施之前和之后采集血樣, 發現紅細胞、Hb等下降, 而平均紅細胞體積和紅細胞分布寬度增加。但是, 另一項也指出, 受試者每天進行3分鐘-130℃的全身超低溫冷療, 10次之后, Hb平均值從15.1±0.74 g/dl下降到14.4±0.94 g/dl;并在20次后保持在14.5±0.71 g/dl, 30次之后升至15.1±1.1g/dl。本研究發現, 一周的冷療并沒有對運動員Hb造成影響, 這說明了WBC誘導的Hb變化可能跟運動項目和冷療時間等相關, 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論證。

  BUN常用于評定訓練負荷量和機能恢復的重要指標, 本研究發現, 一周的超低溫冷療并沒有對運動員BUN產生影響, 關于WBC改善BUN的研究還比較少, 還需要更進一步的研究。血清CK活性變化可以反應骨骼肌內能量代謝的變化, 大負荷訓練后, 運動員血清CK會隨之升高, 肌肉酸痛與血清CK存在高度相關。有研究指出, 在訓練后進行WBC, 訓練后的CK與訓練前無顯著性差異;而沒有進行WBC的對照組, 訓練后血清CK較訓練前升高了2倍[8]。國內研究也發現, 為期2周的WBC可以顯著降低運動員的CK[9]。但是, Hausswirth等[10]發現, 在劇烈跑步后48小時內進行3次WBC并不能改善劇烈運動后血清CK的活性。本研究也未發現一周的冷療后運動員血清CK有顯著差異, 但是由于缺乏對照組, 不確定這是WBC改善后的效果還是沒有造成影響。

  當運動負荷量過大時, 體內內分泌旺盛, 血清C升高, 血清T水平則會下降。研究通過在夏訓期間, 給25名優秀橄欖球運動員連續7天進行WBC治療 (-140℃, 3分鐘) , 每天兩次分別在早上訓練之前和晚上訓練之后;發現7天之后C減少而T增加[11]。而另一項研究給波蘭國家隊的16名皮劃艇運動員進行為期10天的WBC, 每天兩次 (-120℃~-145℃, 3分鐘) , 發現從治療前到第5天到第11天都沒有T和C這兩項血液指標的變化[12]。本研究也發現, 7天的WBC前后, T和C的水平沒有顯著性差異。

  總的來說, WBC改善反應運動員疲勞和損傷的生化指標可能與其基線值, 以及冷療的劑量等有關。

  3.2、 WBC對運動員RPE的影響

  RPE是一項比較簡單而有效評價運動員生理機能的方法, 研究發現, WBC可以有效降低運動員RPE的評分, 改善了運動員在高強度間歇運動的急性恢復[13]。Schaal[14]等人的研究也支持這一觀點, 他們通過給10名優秀游泳與動員進行為期2周的WBC治療, 發現劇烈運動后治療組動員的RPE評分較對照組低, 緩解了強化訓練帶來的疲勞。本研究也發現, 在訓練后, 運動員RPE評分較高, 但是在進行WBC治療后, RPE評分顯著降低, 運動員也表示疲勞得到了緩解。

  3.3、 WBC對運動員睡眠質量的影響

  運動員的睡眠質量直接影響疲勞的恢復以及第二天的訓練狀態, 好的睡眠質量也可以降低損傷的風險, 因此保證運動員的睡眠至關重要。Bouzigon等人[15]通過給27名籃球運動員進行WBC治療, 發現治療后運動員的睡眠質量得到了改善, 運動員也表示感覺睡眠沒有干擾、更安靜也更深。Russell等人[16]的研究也證實了WBC改善了運動員的睡眠質量。本研究結果也發現, 進行WBC治療的一周, 運動員的睡眠質量顯著改善, 不少運動員表示失眠狀況得到了緩解。

  4、 結論與建議

  目前, 在國外WBC已經是一種廣泛用于運動醫學的物理治療方法, 國內也越來越多被應用到訓練后恢復中。本研究也證實了一周的WBC治療可以有效緩解運動員主觀疲勞, 還可以有效改善運動員睡眠質量, 為其推廣使用提供了理論支持。但是本研究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對反應運動員疲勞相關的血液生化指標需要設立對照組進行更進一步的研究。

  參考文獻

  [1]Costello JT, Culligan K, Selfe J, et al.Muscle, Skin and Core Temperature after-110°C Cold Air and 8°CWater Treatment[J].PLoS One, 2012, 7 (11) :1-8.
  [2]Al Haddad H, Parouty J, Buchheit M.Effect of daily cold water immersion on heart rate variability and subjective ratings of well-being in highly trained swimmers[J].Int J Sports Physiol Perform, 2012, 7 (1) :33-38.
  [3]Pournot H, Bieuzen F, Louis J, et al.Time-course of changes in inflammatory response after whole-body cryotherapy multi exposures following severe exercise[J].PLoS One, 2011, 6 (7) :22748.
  [4]Giuseppe B, Giovanni L, Alessandra C, et al.Whole-Body Cryotherapy in Athletes[J].Sports Medicine, 2010, 40 (6) :509-517.
  [5]Hausswirth C, Louis J, Aubry A, et al.Evidence of disturbed sleep and increased illness in overreached endurance athletes[J].Med Sci Sports Exerc, 2014, 46 (5) :1036-1045.
  [6]Hopkins WG, Marshall SW, Batterham AM, et al.Progressive statistics for studies in sports medicine and exercise science[J].Med Sci Sports Exerc, 2009, 41 (1) :3-13.
  [7]Lombardi G, Lanteri P, Porcelli S, et al.Hematological Profile and Martial Status in Rugby Players during Whole Body Cryostimulation[J].PLOS ONE, 2013, 8 (2) :55803.
  [8]Wozniak A1, Mila-Kierzenkowska C, Szpinda M, et al.Whole-body cryostimula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in rowers:the preliminary results[J].Arch Med Sci, 2013, 9 (2) :303-308.
  [9]趙之光, 陳媛.超低溫全身冷凍治療促恢復技術對疲勞相關指標的影響[J].中國運動醫學雜志, 2017, 36 (9) :800-804.
  [10]Hausswirth C1, Louis J, Bieuzen F, et al.Effects of whole-body cryotherapy vs.far-infrared vs.passive modalities on recovery from exercise-induced muscle damage in highly-trained runners[J].PLoS One, 2011, 6 (12) :27749.
  [11]Grasso D, Lanteri P, Di Bernardo C, et al.Salivary steroid hormone response to whole-body cryotherapy in elite rugby players[J].J BiolRegulHomeost Agents, 2014, 28 (2) :291-300.
  [12]Sutkowy P, Augustyńska B, Wo?niak A, et al.Physical exercise combined with whole-body cryotherapy in evaluating the level of lipid peroxidation products and other oxidant stress indicators in kayakers[J].Oxid Med Cell Longev, 2014:402631.
  [13]Krüger M, de Mareés M, Dittmar KH, et al.Whole-body cryotherapy's enhancement of acute recovery of running performance in well-trained athletes[J].Int J Sports Physiol Perform, 2015, 10 (5) :605-612.
  [14]Schaal K, LE Meur Y, Louis J, et al.Whole-Body Cryostimulation Limits Overreaching in Elite Synchronized Swimmers[J].Med Sci Sports Exerc, 2015, 47 (7) :1416-1425.
  [15]Bouzigon R, Ravier G, Dugue B, and Grappe F.The use of whole-body cryostimulation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sleep in athletes during high level standard competitions[J].Br J Sports Med, 2014, 48 (7) :572.
  [16]Russell M, Birch J, Love T, et al.The effects of a single whole body cryotherapy exposure on physiological, performance and perceptual responses of professional academy soccer players following repeated sprint exercise[J].J Strength Cond Res, 2017, 31 (2) :415-421.

    葉碧璇,李森,繆愛琴,顧洪.全身冷凍療法對運動員疲勞恢復的影響[J].運動精品,2019,38(01):58-59+62.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Rk赛车是全国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