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教學論文

學校體育落差的表現、成因與解決措施

時間:2019-07-18 來源:重慶三峽學院學報 作者:陳斌,周永利 本文字數:12151字

  摘    要: 學校體育存在“說起來重要, 做起來次要, 忙起來不要”的落差現象。這種落差表現為積極態度與消極態度、愿景與現實、給力與乏力等。歸因于教育評價制度的缺陷、社會責任意識弱化、監督和檢查的乏力、落后的社會觀念。

  關鍵詞: 學校體育; 落差; 原因; 對策;

  Abstract: As for P.E at school, there is always a gap: great importance in description, secondary importance in operation, and unimportance in haste. The gap phenomenon in P.E at school can be found in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several aspects, positive attitude and negative attitude, vision and reality, adequacy and inadequacy, and so on. This phenomenon was caused by many reasons: defects of educational evaluation system, weakened awareness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poor supervision and inspection, and backward social ideas.

  Keyword: P.E at School; gap; cause; countermeasure;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頒發了許多文件, 推進、規范學校體育工作, 但“學校體育仍是整個教育事業相對薄弱的環節”[1]。總體上看, 學校體育處于“說起來重要, 做起來次要, 忙起來不要”的窘境。本文結合國務院辦公廳頒發的《關于強化學校體育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的意見》 (國辦發[2016]27號, 以下簡稱《意見》) 的要求和學校體育實際中存在的問題, 探究學校體育落差的表現、歸因及應對。這不僅有利于客觀、科學地認識學校體育, 而且有助于落實相關的體育政策, 更有助于健康中國的建設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一、學校體育落差的表現

  (一) 中央領導的積極態度與學校領導的消極態度之間的落差

  《意見》指出:“強化學校體育是實施素質教育、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重要途徑, 對于促進教育現代化、建設健康中國和人力資源強國,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具有重要意義。”[2][3]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體育的育人功能, 以高屋建瓴的積極態度統領學校體育工作。我國歷屆中央領導均十分關注學校體育工作。毛澤東很早就提出“要重視青年學生的體育鍛煉”[4]的要求和“發展體育運動, 增強人民體質”[5]的口號。鄧小平也指出:“就是要加強學校的體育嘛!要把學校的體育工作搞好。”[6]江澤民特別強調:“體育工作很重要的問題就是要增強人民體質, 這是一個國家富強文明的標志……必須把12億人民的體質搞上去……體育工作的重點要真正轉移到增強人民體質上來。”[7]2007年中央7號文件, 指示“通過全黨全社會的共同努力, 堅持不懈地推動青少年體育運動的發展, 不斷提高青少年乃至全民族的健康素質”[8]。2013年8月31日, 習近平會見全國群眾體育和全國體育系統先進代表時, 強調“發展體育運動, 增強人民體質, 是我國體育工作的根本方針和任務”[9]。2015年8月22日會見國際田聯主席拉明·迪亞克時, 習近平指出:“中國高度重視發展體育事業……把體育鍛煉作為促進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長的重要方式。”[9]

學校體育落差的表現、成因與解決措施

  我國的學校管理實行校長負責制。“在任何一所學校, 無論從哪方面看, 校長均是最重要和最有影響力的人。校長是校園內外發生的所有活動的負責人, 框定了學校的格調、教學的風氣、專業化的水平、教師的士氣以及學生能夠或不能夠成為什么樣子的關注程度。”[10]基于校長的“話語權”, 比較盛行的觀點是“一個好校長就是一所好學校”[11]。因此校長對學校體育的認識、態度、重視程度和決策等, 對學校體育工作的推進影響至深。據各個時期對學校體育的研究, 校長不重視學校體育的現象普遍存在。盧競榮教授的調查表明, 僅有18.4%的輔導員 (班主任) 和體育教師認為校長非常重視學校體育工作[12]。如果領導不重視體育工作, 學校體育的發展就寸步難行, 相關政策也難以落實, 學校體育目標的實現、學生體質與健康的提升猶如海市蜃樓。

  中央領導高度重視體育促進學生體質健康的作用, 并對體育課和課外體育活動寄予厚望。2013年11月, 《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關于深化教育領域綜合改革強調“強化體育課和課外鍛煉, 促進青少年身心健康、體魄強健”[13], 體現了中央領導對學校體育的高度重視。但與中央領導的高度重視相比, 不重視學校體育工作的領導比比皆是, 形成了中央領導的積極態度與學校領導消極態度之間的巨大反差。針對學校領導不重視學校體育工作的現象, 要求各地“把學校體育工作列入政府政績考核指標、教育行政部門與學校負責人業績考核評價指標”[14], 期望通過這種方式促進學校領導重視學校體育工作。

  (二) 增強體質健康的愿景與體質健康下降的現實之間的落差

  學校體育目標是國家、社會對學校體育工作效果的愿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 學校體育目標伴隨經濟、政治和社會的發展而不斷調整, 增強體質始終是重要目標。1952年《學校體育暫行規定》確定了學校體育的基本目的為“……增強體質……。”1961年出版的中小學體育教材, 均規定學校體育目的是“增強學生體質……。”1979年《中、小學體育工作暫行規定 (試行草案) 》規定中小學體育工作的基本任務是“……增強體質……”。1990年《學校體育工作條例》規定學校體育工作的基本任務是“增進學生身心健康、增強學生體質……”。1992年《九年義務教育全日制小學體育教學大綱 (試用) 》規定小學體育教學目的為“……增進學生健康, 增強體質……”。2001年《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規定體育與健康課程目標為“增強體能……”。2011年《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 (2011版) 》規定體育與健康課程目標為“……增強體能……”。2016年《意見》也將提升學生的體質健康水平作為強化學校體育工作的目標之一, 表明國家、社會期望通過學校體育來增強學生體質。

  為了準確掌握青少年兒童的體質健康狀況, 1979年教育部等部委第一次對全國16個省、市的學生體質與健康進行了調查。1985—2010年教育部等部委又實施了6次“中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調研結果顯示, 自1995年起學生體質健康水平一直呈下降趨勢。2005年調研結果顯示, 我國學生的健康素質和身體素質持續下降, 具體表現為速度、耐力、力量、爆發力等身體素質持續下降, 肥胖學生數量持續增加, 視力問題不降反升[15]。2010年的調研結果顯示, 大學生身體素質繼續呈現緩慢下降趨勢[16]。青少年體質下降也體現在我國的征兵工作中, “2012年北京市征兵體檢合格率不足一成。也就是說, 有90%以上的人是沒有當兵資格的”[17]。學生體質健康下降導致達到征兵體質健康標準的人數很少, 為征足夠數量的新兵, “2009年征兵體檢標準就有所下降”[18]。體質下降還體現在學生體質與健康標準的下調, 如男生千米跑標準從1985年的3分56秒下降到2014年的4分32秒, 30年時間慢了36秒。

  綜上所述, 對學校體育增強學生體質寄予的厚望與學生體質健康持續下降的現實形成了鮮明落差。體質不強, 談何棟梁?“少年智則國智, 少年富則國富, 少年強則國強”[19]。學生體質健康持續下降會阻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健康中國建設、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和現代化建設的進程, 引起了政府和有識之士的擔憂。

  (三) 政策的給力與踐履的乏力之間的落差

  我國教育向來不太重視體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 為確保學校體育的順利實施, 中央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門針對不同時期學校體育出現的問題, 發布了許多推進、規范學校體育工作的政策。但在執行過程中, 踐履乏力的情況普遍存在, 形成了政策給力與踐履乏力之間的落差, 主要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1. 學生體育活動的規定時間與實際時間之間的落差

  我國頒布的所有學校體育政策均嚴格規定了體育課、課外體育活動時間。體育課時量不足、體育課被擠占被削減、每天活動不足1小時的現象非常普遍。據調查, 初中和高中“近一半的學校體育課時數未達標”[20];89.93%的受訪者認為體育經常被擠占, 51%的受訪者認為體育課容易被取消[21]。上海市“每天進行1小時及以上體育活動的初中生僅占10.7%, 高中生僅占8.2%”[20];青海牧區“中小學每次活動時間在60分鐘以上的學校僅占3.1%和6.6%”[22]。針對學生體育活動時間的落差現象, 《意見》特別規定:各地中小學校要按照國家課程方案和課程標準開足開好體育課程, 嚴禁削減、擠占體育課時間。有條件的地方可為中小學增加體育課時[2]。

  2. 體育場地器材的基本標準與學校體育場地器材達標率之間的落差

  場地器材是學校體育工作順利推進的物質保障, 目前我國學校體育場地器材不足的問題依然嚴峻。據2015年教育部全國教育事業統計公報, 尚有近30%的小學、20%的初中和13%的高中未達到場地器材配備的基本標準。特別是農村和落后地區學校體育場地器材匱乏的問題更加嚴峻。西部農村小學運動場地和器材達標率分別為25%和17.9%, 初中學校達標率分別為31%和28.6%[23]。針對學校體育場地器材配備的落差, 《意見》提出了“以保基本、兜底線為原則, 建設好學校體育場地設施, 配好體育器材”[2]的要求。

  3. 體育師資配備的規定與體育師資的現狀之間的落差

  體育教師是落實學校體育政策和順利推進學校體育工作的關鍵。我國各個時期的文件都對學校體育師資的配備提出了明確要求, 但體育教師數量不足的問題依然存在。據教育部2011年統計, 我國城市學校體育師資缺口約為33 636人, 編制體育教師缺口為87 278人, 教師實際人數為需求人數的74%;農村學校體育師資缺口約為392 821人, 編制體育教師缺口為234 437人, 教師實際人數為需求人數的40%[24], 總共缺編30多萬。體育教師數量嚴重不足, 導致“體育教師占總數不到5%的比例承擔著接近總課時數11%的教學任務”[25]。針對全國體育教師數量不足的現實, 《意見》規定“各地要利用現有政策和渠道, 按標準配齊體育教師和體育教研人員”[2]。《意見》頒布后出現了可喜的局面, 如山東省為落實《意見》對體育師資的要求, 將實施萬民體育教師補充計劃, 三年內配齊配足中小學體育教師。

  4. 學生體質健康測試規定與學校體質健康測試實際之間的落差

  學生體育測試相關政策均對學生體育健康測試和數據上報有嚴格規定, 要求每個學校每年將測試數據上傳至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數據管理系統。但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施行以來, 學校上報的體質健康數據與政策規定相差甚遠, 主要體現以下三方面: (1) 測試覆蓋率低。教育部文件要求“每年每所學校必須對本校學生進行一次體質健康測試”, 但有91.28%的學生表示近兩年沒有參加過體質與健康測試[26];有56.25%的學校沒有開展體育與健康測試[27]。 (2) 體育與健康數據上報率低。教育部要求上報所有學生的體質健康測試數據, 但上報率最好的省份達到80%, 最差的還不到10%[28]。特別是鄉村中小學基本上沒有認真貫徹執行體質健康的測試和數據上報工作[29]。 (3) 數據真實性差。體質健康測試上報數據的“失真”問題普遍存在。首先, 學生對體質健康測試的認識不足, 不重視體質健康測試, 參與測試過程中不盡力, 特別是需付出較多體力的項目 (如長跑、折返跑、引體向上等) 尤為明顯, 甚至存在替考現象, 致使測試數據不能反映學生真實的體質水平。其次, 上報數據弄虛作假。為了規避因學生體質健康下降而“一票否決”的考評制度, 部分學校偽造或篡改上報數據。2014年教育部抽查復核結果顯示, 僅有38.6%的小學、23%的初中、20.2%的高中和14.1%的大學上報數據與抽查數據一致[30], 存在嚴重的弄虛作假行為。針對學生體質健康測試的落差現象, 《意見》提出了“確保測試數據真實性、完整性和有效性”的要求。

  二、學校體育落差現象的歸因及應對

  (一) 教育評價制度的缺陷

  教育評價是檢驗教育方針貫徹與否、教學目標實現與否的基本途徑, 具有“導向功能、鑒定功能、激勵功能、改進功能和調控功能”[31]等基本功能, 深刻影響被評價對象的思想和行為, 是教育活動的指揮棒。教育評價的對象多樣 (包括學校、學生、教師等) , 內容廣泛, 復雜性高, 難度大。我國教育評價制度在實踐中具有一定的科學性, 但也存在諸多弊端, 如以分數評價學生和教師、以升學率評價學校和地區教育, 評價手段過于倚重考試, 不能全面反映學生水平和能力, 不能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分數和升學率成為教師和學生的“成績”, 學校和教育行政部門的“業績”。這種“教學質量=考試分數=升學率”[32]的教育評價制度, 對學校體育的發展影響至深。分數和升學率評價標準激勵學校、教師和學生極端重視考試課程, 弱化甚至忽視非考試課程, 由此演化為中國教育的重要特征——應試教育 (考什么教什么) 。“應試理性”戰勝了規則和理論, 導致許多違反教育法規、違背教育原則和規律、背離素質教育和全面發展理念與行為, 甚至以犧牲學生健康為代價的行為。因此, 教育評價制度導致體育在整個教育體系中“話語權”的缺失, 學校領導、學生、教師甚至家長都不重視體育在促進學生健康和身體素質方面的價值, 導致體育教師數量短缺且地位不高、同工不同酬、擠占體育課、學校體育投入不足、場地器材匱乏、學生身體素質下降明顯等問題。為了不影響考試課程的學習和規避危險, 體育課成為“不出汗、不臟衣服、不喘氣、不摔跤、不擦皮、不受傷、不長跑”和“無強度、無對抗、無沖撞”的七不三無的溫柔體育課!由于我國教育評價制度未將體育等課程納入學生能否升學, 教師教學質量好壞, 地區、學校教育質量優劣的評價體系, 導致教育行政部門領導、校長、教師和家長缺乏促進學生參與體育活動的內生動力, 是學校體育落差現象產生的根本原因。因此應完善科學的教育評價制度, 將體育、德育和美育納入教育評價體系, 切實提升非考試課程 (包括學校體育) 地位, 促進素質教育的實施, 培養德智體全面發展人才。

  誠然, 要實現體育納入教育評價制度, 首先必須解決如何納入的問題, 需做好以下工作。第一, 保證體育評價的公平、公正。公平、公正是教育評價的最根本要求, 體育評價體系中的很多內容, 需要有經驗的專家進行主觀評價, 確保評價主體公平、公正地評價學生的體育成績, 以提升政府、社會的認同度, 這是體育能否成為教育評價系統的關鍵。第二, 構建科學合理的評估指標體系。學校體育評估指標體系能否體現體育素質, 是否具有可行性, 是否得到社會的認同, 是體育能否納入教育評價制度的關鍵。體育素質包括“體質基礎、體育 (參與) 意識、體育知識、運動技術技能、體育個性、體育心理和體育品德”[33]。體育評價指標體系應包含所有的體育素質, 全面反映學生的體育素質。當前初中升高中體育考試正是因為僅有體質測試成績, 未能反映學生體育素質的全面性, 特別是未能體現那些需要長期堅持鍛煉才能養成的體育素質, 而催生了“短兵突擊”等“應試體育”現象。

  (二) 教育組織和教育主體社會責任意識弱化

  社會責任是組織或個人對社會應負的責任, 通常指組織或個人承擔的高于組織自己或個人目標的社會義務[34]。在信息經濟時代, 知識的更新速度加快, 只有具備豐富知識、超強學習能力的人, 才能適應時代的發展。教育是豐富知識和發展學習能力的重要途徑, 已經成為決定個人、國家和社會的基礎領域, 擔負培養德智體全面發展人才的重任, 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石。因此教育主體不能僅僅關注自身的發展, 更應重點關注怎樣為國家、民族的繁榮和社會發展培養所需人才, 擔負起促進國家和社會整體發展的義務。但受社會價值取向的影響, 教育組織和主體的社會責任意識弱化。社會價值取向是指社會對整個文化社會的價值要求與判斷, 這是根據大多數人的文化意愿、喜好、選擇的認同逐步形成的一種總體指向[35]。社會價值取向對社會思潮和人們的思想意識、行為具有巨大影響。改革開放以來, 以經濟建設為中心成為社會價值取向的核心, “個人的地位、作用、價值突顯出來”[36], 自主、自尊、法治和民主精神得到了極大的宣揚, 是社會進步的映射。人們的社會價值取向逐漸從社會本位轉向個人本位, 導致“功利主義與拜金主義、實用主義與短期行為、個人本位主義與極端利己主義、世俗化與物欲橫流、理性主義與非理性主義”[37]等價值取向在社會上蔓延, 導致組織和個人重自身發展而輕社會發展的意識。換言之, 就是社會組織和個人的社會責任意識弱化。受其影響, 教育組織和教育主體越來越急功近利, 竭力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成為理性“經濟人”;非常注重能帶來利益最大化的升學率和考試課程分數, 而非考試課程非但不能帶來利益, 甚至為此付出相應的代價, 得不到應有的重視且越來越嚴重。這就違背了國家和社會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要求, 危害了學生健康。因貢獻率非常小和對人的培養作用存在隱性與潛在性, 學校體育往往被認為是無用課程而被“高高掛起”, 違反了相關學校體育政策, 導致青少年體質持續下降。學校體育的弱勢地位和青少年體質持續下降, 與教育組織、教育主體重功利實用而輕社會責任緊密關聯。因此加強學校體育工作、促進學生的身心健康, 是學校教育的重要社會責任。

  教育主體應充分重視學校體育在培養精英人才中的基礎性作用, 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來認識學校體育, 樹立加強學校體育工作是社會責任的理念, 從以下三方面“壓實責任”, 樹立發展學校體育是社會責任的理念。

  第一, 充分認識學校體育與中國夢緊密相連。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基石是強大的人力資源, 也就是說要有一大批精英人才。精英人才的素質是身體、思想、品德、科學文化、心理、技能、審美等素質的綜合[38]。教育是培養精英人才的搖籃, 教育主體應該擔負起全面發展學生上述六項素質的重任。而精英人才所具備的素質之間是什么關系?毛澤東早在1920年就倡導:“體育一道, 配德育與智育, 而德智皆寄于體。無體是無德智也。”[39]身體素質是其他素質的根基和載體。學校體育不僅是提高兒童、青少年身體素質的重要途徑, 也是提升他們思想品德素質、心理素質、審美素質的重要載體, 更是培養精英人才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第二, 加大對違反教育和學校體育政策行為主體的問責力度。如前所述, 當前許多為了自身利益而違反學校體育政策的行為, 很少被問責。根據破窗效應的理論, 當違規行為的主體沒有遭受相應的問責, 且從中獲得利益, 就會激勵其他主體也利用違規行為來獲利, 導致違規行為的泛濫。因此必須加大對違規行為主體的問責力度, 讓違規者受到懲罰, 起到警示作用, 告誡所有的教育主體不能越雷池半步, 促使有違規意圖的主體放棄企圖, 甚至停止違規行為, 從而增強教育主體執行學校體育政策的責任意識, 更好地擔負起提高學生身體素質的重任。第三, 構建落實學校體育政策的激勵機制。強化學校體育, 需要教育主體持續不懈地努力實現, 但教育主體“只有在獲得的收益補償高于為之付出的努力成本和目標改善成本”[40]時, 才能做出持續投入成本和努力推行學校體育相關政策的選擇。因此, 學校體育政策制定者應充分掌握教育主體的內在需求和動機, 精確選擇激勵手段和標準, 激勵教育主體擔負起執行學校體育政策和促進學生體質健康的社會責任。只有通過提升學校體育與中國夢緊密相連的認識, 通過問責的堵和激勵機制的疏, 壓實責任, 提升教育主體的責任意識, 才能樹立強化學校體育是其應擔負的社會責任。

  (三) 監督和檢查的乏力

  “嚴格的監督不僅有利于強化教育政策的權威性, 而且是確保教育政策有效執行的重要前提”[41], 是學校體育健康、協調、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措施。我國公布了許多政策來約束和規范學校的體育行為, 但實踐中這些政策難以落實, 監督與檢查乏力是重要原因。

  第一, 監督檢查機構沒有重視監督檢查工作。監督評估的作用是促進學校體育的可持續發展, 但監督檢查機構把監督評估工作僅僅看作是例行檢查。第二, 監督評估主體沒有擺正職責任務。監督檢查主體的職責是審查落實學校體育政策的情況, 而不是學校的主管機構, 沒有行使賞罰的權利。第三, 監督評估主體瞎指揮。往往把自己看作是手握尚方寶劍的欽差大臣, 長官意識濃厚, 常常感情用事, 在不了解實際情況的條件下指指點點。第四, 重結果輕過程的監督評估方式。學校體育的監督評估往往重視最終結果或階段結果, 而忽視形成性或過程性的評價, 不能深入掌握學校體育存在的問題及根源, 阻礙了學校體育的可持續發展。此外, 學校體育的監督與評估由教育行政部門實施, 存在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的自我監督與評估, 極易引發包庇行為。據王書彥教授調查, 有51.4%的受訪對象表示學校體育的監督審查一般, 有21.6%的受訪對象表示學校體育缺乏監督審查[42]。監督與檢查的乏力容易導致教育主體把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作為行為目標, 而無視相關政策法規, 甚至引發違背國家利益、社會利益的行為。總體上看, 由于缺乏有效的檢查與監督, 學校、領導和教師均不重視學校體育, 導致相關制度執行力度不夠, 落實困難, 往往停留在傳達、宣傳等表面上, 具體工作“走過場”的現象盛行。因此, 《意見》要求加強學校體育督導檢查, 建立科學的專項督查、抽查、公告制度和行政問責機制, 但未對如何監督、如何抽查、如何公告、如何問責提出可操作的辦法。筆者認為應從以下五個方面建立完善的監督與檢查機制, 為教育主體架設高壓線, 維護政策允許范圍內的自身利益。

  第一, 提高學校體育政策的科學水平, 確保政策具有良好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便于監督與檢查的實施。第二, 建立監督與檢查組織機構和隊伍, 確保有組織、有人力資源來實施學校體育的監督與檢查。建立全國學校體育審議會, 充分發揮政府的主導監督作用, 設計包括立法監督、司法監督、行政監督、社會監督的符合學校體育發展的監督系統。審議會獨立于教育系統之外, 避免形成既得利益關系。引入專門的社會評估中介組織, 充分發揮其獨立性、權威性、專業性的功能, 確保評價結果的公平、公正和真實。第三, 搭建新聞媒體、公民監督平臺, 借助社會力量發現學校體育存在的問題, 充分發揮社會監督的作用。第四, 加大無為和違規等行為的問責力度。無為行為和違規行為導致學校體育政策落實困難、工作效率低下、體育活動質量差、弄虛作假等問題。加大對無為和違規行為的問責、追責制度, 保持對無為者、違規者的高壓態勢, 規制和約束執行主體的行為, 促使其遵守學校體育政策法規。第五, 建立監督與檢查結果的公示制度, 推動學校體育工作的公示, 保證監督與檢查的陽光運行, 促進學校領導、教師和學生重視學校體育。

  (四) 落后的社會觀念

  社會觀念是指人們在社會生活中形成的對社會的態度、看法及相應的行為方式, 是社會群體在一段較長的時間內相對穩定的觀念綜合, 是語境在某個時間軸上的映射[43]。社會觀念具有很強的導向作用, 深深地影響和制約人們的思想和行為。同樣, 人的體育意識和行為也被深深地打下社會觀念的烙印。重文輕武觀、人才觀、體育觀、教育觀和法制觀等社會觀念極大地影響了學校體育的發展。重文輕武的社會觀在中國歷朝歷代中盛行, 文官的實權大于武官, 體育歷來不被重視。用“一介武夫”來嘲諷體育人, 用“文人騷客”來贊揚文化人, 用“四肢發達, 頭腦簡單”來貶損體育人, 這極大地遏制“武”即體育的發展。人才選拔和學生升學也只看重文化知識的掌握程度, 忽視體育和健康。由于缺乏對體育功能的深入了解, 大部分人認為體育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游戲、玩樂, 參與體育活動要浪費孩子的學習時間, 會影響孩子的學習。因此, 體育是“玩物喪志”“學習不好才搞體育”等觀念廣泛存在。“國民的教育觀念也受到極大的扭曲”[44], 文化知識的掌握程度成為選拔學生和人才的唯一標尺, 升學率成為教育評價和教育資源分配的核心指標。受社會大環境的影響, 在學校體育中也普遍存在法制觀念淡薄的現象, 許多學校不遵守體育法規和學校體育政策, 違法的行為主體未遭受應有的懲處。在上述觀念的共同作用下, 教育組織和教育主體均高度重視升學考試科目, 而不重視學校體育等非考試科目, 學校體育相關的政策難以落實、學校體育弱勢地位愈演愈烈。因此應轉變落后觀念, 樹立科學的教育觀、人才觀、法治觀, 才會有新思想、新思路、新措施、新辦法來實施素質教育, 培養優秀人才, 是規避和解決學校體育落差現象的關鍵。轉變觀念的對策如下:

  第一, 大力宣傳科學的教育觀、人才觀和法治觀。通過各種媒體, 大力宣傳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素質教育觀, 轉變僅追求智育的教育觀, 確立與信息化時代、素質教育相適應的教育觀念。大力宣傳智力、體力、技能、能力全面發展的人才觀, 幫助教育對象實現共性與個性、知識與能力、品德與智能、生理與心理等方面的協調與可持續發展。加強社會主義法治宣傳, 增強教育主體的法治觀念, 形成自覺守法和保護權利的法律意識, 消解學校體育實施過程的無為、違規, 甚至違法行為。加強學校體育功能和意義的宣傳, 普及體育文化知識, 提高人們對學校體育的全面認識, 強化學校體育是實施素質教育和培養精英人才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第二, 加強學習和培訓。將科學的人才理論、素質教育理論、法治理論、教育政策解讀等納入教師繼續教育課程體系, 統一管理并加以考評, 幫助教育主體深刻理解優秀人才應具備的素質, 樹立依法治教的理念、遵守相關的法律法規。將學校體育理論印成手冊發放給各類教育主體學習并實施考核, 改變他們對學校體育認識, 深刻理解學校體育在培養精英人才中的重要作用。

  總而言之, 學校體育落差現象普遍存在, 嚴重影響了學校體育目標的達成和價值的實現, 特別是影響了青少年體質健康。這引發黨中央的高度重視, 先后頒發了“關于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 (2007) ”“關于進一步加強學校體育工作的若干意見 (2012) ”“關于強化學校體育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的意見 (2016) ”“青少年體育活動促進計劃 (2018) ”等文件, 充分體現了對青少年健康的高度重視。從上述分析可以看出, 黨中央非常清楚學校體育落差的存在, 但徹底解決這種現象困難重重, 不僅要解決制度的問題, 還要解決人的問題, 任重而道遠。

  參考文獻

  [1]余衛平, 賴錦松.新時代大學體育課程改革再思考[J].河北體育學院學報, 2019 (1) :62-66.
  [2] 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強化學校體育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的意見 (2016年4月21日) [EB/OL]. (2016-05-06) [2019-02-14]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6-05/06/content_5070778.htm.
  [3]孫慶.基于職業體能提升的高職體育課程構建與實施效果——以青島職業技術學院為例[D].濟南:山東體育學院, 2018.
  [4]史全偉.清廉勤儉毛澤東: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 2013:18.
  [5]章茹.青少年體育發展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J].江蘇理工學院學報, 2017 (4) :67-71.
  [6]劉德佩, 白君玲, 等.鄧小平理論與中國體育改革 (中國體育改革二十年) [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2001:58.
  [7]馮霞.青少年體質健康教育研究[J].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報, 2006 (4) :1-5.
  [8]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 (2007年5月7日) [EB/OL]. (2016-05-06) [2019-02-14]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 http://www.gov.cn/jrzg/2007-05/24/content_625090.htm.
  [9]張銘鐘, 張立杰.“中國夢”視域下習近平的體育觀之研究[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 2016 (5) :513-518.
  [10]馬扎諾, 沃特斯, 麥克那提.學校領導與學生成就——從研究到效果[M].鄔志輝, 等譯.北京:中國輕工業出版社, 2007:5.
  [11]楊海龍, 鄭旗.中小學體育工作中校長領導行為研究[J].山西師范大學學報, 2011 (3) :73-76.
  [12]盧競榮.大中學校體育教學環境的現狀與發展對策研究[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09 (5) :90-93.
  [13]強化學校體育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教育部體衛藝司負責人就強化學校體育工作答記者問[J].體育教學, 2016 (5) :7-9.
  [14] 劉海元.《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強化學校體育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的意見》解讀[J].中國學校體育, 2016 (6) :6-11.
  [15]全國學生體質健康調研組.2005年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J].中國學校體育, 2006 (10) :6-8.
  [16]2 010年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J].中國學校衛生, 2011 (9) :1024+1026.
  [17]丁海榕.選項教學模式下學生體質下降的原因及改善對策[J].教育探索, 2015 (7) :41-46.
  [18]吳鍵.增強學生體質功夫更在學校體育之外——學生體能下降問題的有效解決策略之二[J].中國學校體育, 2010 (9) :17-18.
  [19]梁啟超.少年中國說 (1900年) [M]//張品興.梁啟超全集.北京:北京出版社, 1999:411.
  [20]唐文玲, 王娟.中學學校體育政策執行現狀實證研究——以上海市20所中學為例[J].上海體育學院學報, 2014 (6) :89-93.
  [21]姚蕾.中國城市學校體育教育現狀與思考[J].體育科學, 2004 (12) :68-73.
  [22]趙永魁, 郜建海, 郜松, 等.青海牧區學校體育現狀及發展對策[J].體育學刊, 2009 (1) :63-65.
  [23]李繼軍, 毛曉榮, 張波, 等.西部農村中小學校開展一小時體育活動場地器材達標必要性探討[J].體育世界, 2013 (7) :39-40.
  [24] 張曉晶, 馬揚.部分地區中小學體育教育調查:體育鍛煉為何難?[DB/OL]. (2011-12-25) [2019-02-14]和訊網, http://news.hexun.com/2011-12-25/136648067.html.
  [25]吳鍵.體育教育必須擔起時代責任[J].中國學校體育, 2014 (1) :13-14.
  [26]徐滎, 徐焰, 蒲畢文.廣東省青少年學生體質健康下降成因與對策研究[J].廣州體育學院學報, 2016 (2) :13-15.
  [27]徐滎, 蒲畢文, 徐焰.《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 (2014年修訂) 》實施制約因素的調查與分析[J].體育學刊, 2015 (5) :121-123.
  [28] 王登峰.學校體育的困局與破局——在天津市學校體育工作會議上的報告[J].天津體育學院學報, 2013 (1) :1-7.
  [29]王小娟, 黃曉.全民健身國家戰略中的農村學校體育發展路徑實證研究[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 2015 (11) :87-92.
  [30]楊浩.學校體育期待更具體的監督[J].中國學校體育, 2016 (6) :31-32.
  [31]丁婧, 李藝.教育信息化功能標準初論[J].中國電化教育, 2013 (3) :24-28.
  [32]劉堯.“減負怪圈”是教育評價惹的禍?[J].教育測量與評價 (理論版) , 2016 (3) :1.
  [33]楊改生, 史友寬.中國體育體制改革與發展研究[M].開封:河南大學出版社, 2014:149
  [34]王鳳杰.教育碩士視閾下的中學歷史教學改革探究[M].長春:吉林大學出版社, 2013:125.
  [35]魏國良.現代語文學[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5:344.
  [36]李化樹.現代德育論[M].成都:西南交通大學出版社, 2013:19.
  [37]陳剛.文化轉型時期的價值關懷——當代國人的精神危機及價值重建[J].南京社會科學, 1995 (2) :1-11.
  [38] 徐學俊.心理與教育研究方法及操作[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3:41.
  [39] 汪智, 崔樂泉.毛澤東與體育[DB/OL]. (2008-4-29) [2019-02-14]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http://cpc.people.com.cn/GB/85037/7181586. html.
  [40]陳建華, 馬士華.基于工期協調的項目公司與承包商收益激勵模型[J].中國管理科學, 2007 (3) :114-122.
  [41]楊定玉, 楊萬文, 黃道主, 等.學校體育政策執行偏差的表現、原因與對策——以“陽光體育運動”的政策分析為例[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 2014 (1) :78-82.
  [42]王書彥.普通中學體育政策執行力實證研究[J].山東體育學院學報, 2009 (6) :88-90.
  [43]張凌浩.符號學產品設計方法[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2011:57.
  [44]袁磊, 陳玉清.對學校體育“落差”的社會學分析[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 2003 (3) :36-38.

    陳斌,周永利.學校體育落差現象的表現、歸因及應對[J].重慶三峽學院學報,2019,35(04):120-128.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Rk赛车是全国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