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唐宋趙郡文學文化體系構建

時間:2019-07-19 來源:石家莊學院學報 作者:高瑩 本文字數:10340字

  摘    要: 唐宋趙郡文學文化資源豐富而重要, 其整體上具有地域性、家族性, 兩者互為依憑。唐宋趙郡文士對唐詩發展、中外詩教以及自身創作影響深遠。以滹沱河、太行山以及真定等為核心范圍, 逐漸形成典型別致的趙郡文學文化景觀。“贊皇公李德裕”的系列平泉追憶、“趙郡蘇軾”的數則經典稱謂, 帶有濃郁的鄉愁色彩, 成為郡望文化傳統的微型縮影。這些為趙郡一地賦予特別的文化因子和精神內涵, 有助于傳承文化、留住鄉愁。

  關鍵詞: 唐宋; 趙郡; 文學文化; 傳承; 鄉愁;

  Abstract: ZhaoJun′s literatur-culture resources in Tang and Song Dynasty are rich and important, which is regional and familial depending on each other. These scribes of the "Zhaojun" produce profound influence on developing tang poetry, the teaching of Chinese and foreign poetry and its own creation. Typical landscapes are gradually formed on Zhaojun′s literary-cultural with Hutuo River, Taihang Mountain and Zhending as the core.With a strong tonal of nostalgia, the series Pingquan memories "Emperor Zanhuang Li-deyu" and several classic appellations of "Zhaojun Sushi" become the miniature microcosm for homeland tradition. These will give Zhaojun special cultural factors and spiritual connotation which helps to inherit culture and retain homesickness.

  Keyword: Tang and Song Dynasty; Zhaojun; the literature-culture; inherit; homesickness;

  唐宋時期的趙郡文學文化資源豐富而重要。隨著學界日益重視家族文學、地域文學, 圍繞河北趙郡的文學研究也隨之發揚開來, 如王萍《趙郡的李氏家族與唐代文學》主要透過歷史背景揭示李氏家族文學創作的動因和進程、吳曉燕《唐代的李氏家族文學研究》也主要追溯李氏家族的文學表現、筆者《唐代“趙州李”文學文化內涵考述》重在揭示唐代“趙州李”文士群的詩學文化表現。1還有一些著述論文側重于趙郡某一作家的個案論述, 如對李嶠、李德裕等有所申述。趙郡文學研究有必要從唐代擴展至兩宋時期, 從李氏家族拓展至趙郡文士, 并適時介入氣候、環境、藝術等影響要素, 對代表性文學文化景觀予以深究, 即在局部關注之外開拓趙郡文學文化的全面動態研究, 建構唐宋趙郡文學文化體系, 營造河北一地良性的文化氣候, 探索優秀文化如何有效傳承的路徑。

  一、唐宋趙郡文學文化的整體性

  歷史上的“趙郡”, 經歷了復雜的變遷演進。大致而言, 隋代之前, 趙郡屢易其主, 中間經歷了趙國、趙郡的數次治所反復。后來, 隋文帝進行了建置改革, 把南北朝以來的州、郡、縣三級行政區, 改為州縣兩級制。隋開皇三年 (583年) 罷趙郡為趙州。開皇十六年 (596年) , 趙州更名欒州。隋大業三年 (607年) 復置趙郡。一直到唐武德初, 罷趙郡為趙州。宋代繼續建置趙州, 趙郡也仍為延用, 如北宋年間宰相蘇頌曾經累封趙郡公;著名的眉山“三蘇”, 因其遠祖乃趙郡蘇味道, 始終對趙郡一地念念不忘, 一定程度上延續了趙郡文化傳統。本文以趙郡為核心范圍, 考訂其狹義的政治地理區劃, 同時涉及廣義的文學文化圈。

  趙郡文學文化, 具有地域性、家族性, 兩者互為聯系依憑。以占籍趙郡、客籍趙郡、郡望趙郡為范疇, 唐代趙郡文士表現出連續不斷的文學文化傳統。諸多趙郡文士對詩文用力最多且成績斐然, 如善于詩歌的李嶠、李端、李嘉佑, 長于文章的李華、李翰父子, 俱以文章著名的李尚真兄弟等。并多有詩文集傳世, 如李乂《李氏花萼集》、李陽冰《李陽冰詩集》等。客籍、經行或交游趙郡者, 也留下了相應佳作。崔湜《冀北春望》寫道:“回首覽燕趙, 春生兩河間。曠然萬里馀, 際海不見山。雨歇青林潤, 煙空綠野閑。問鄉何處所, 目送白云還。”2春日望遠, 鄉思升起。尤其是頸聯“雨歇青林潤, 煙空綠野閑”, 在細膩融合情景之余引出還鄉之問, 妥帖自然。大歷詩人錢起《逢俠者》云:“燕趙悲歌士, 相逢劇孟家。寸心言不盡, 前路日將斜。”無論彼此是否相逢于趙郡, 錢起對于這位慷慨悲歌的燕趙俠客充滿敬意, 間接映照出趙郡文化氣息。還有一些文士雖出生異鄉, 但郡望趙郡, 如李紳3、李崿等。李紳參與新樂府運動, 詩歌注重反映現實生活, 在中唐詩壇產生了重要影響;李崿在初唐時期與一批士子從艱難的科舉考場中勝出, 同被譽為精試群才[1]1416, 一時傳為文史佳話。無論占籍、客籍還是郡望, 趙郡文士的文化血脈根植于此, 在濃郁的宗法制氣息中地域和家族的指向是永恒不滅的。除去上述士子, 包括蘇味道、閻朝隱、高適、賈島、張祜、郎士元、張仲素等在內的趙郡文士, 一起匯聚成唐代詩文的多彩長廊。

唐宋趙郡文學文化體系構建

  整體上看, 唐宋時期尤其是唐代的趙州李氏文士集結為群體, 即“趙州李”, 這一文士群體對中外詩教影響深刻。中唐詩人李嘉佑, 多送別登臨與羈旅行役之作, 遣詞造語不乏情韻, 五言詩綺麗婉靡, 有齊梁之風。《唐才子傳》稱:“嘉佑字從一, 趙州人。……善為詩, 綺麗婉靡, 與錢、郎別為一體, 往往涉于齊梁詩風, 人擬為吳均、何遜之敵。自振藻天朝, 大收芳譽, 中興風流也。”[2]473-79其侄兒李端, 是大歷十才子之一, 與韓翃、錢起、盧綸等人多有唱和。李嘉佑有詩《送從侄端之東都》, “聞笛添歸思, 看山愜野情”, 殷殷關切, 溢于言表。李端不負矚望, 其詩歌題材更為豐富, 且高雅精工, 影響了中唐大歷詩壇的發展走向。首先, 素材向日常生活傾斜, 其中題贈別離、山林野寺、樂府詩尤為值得關注。《聽夜雨寄盧綸》就是一首難得的佳作:“暮雨蕭條過鳳城, 霏霏颯颯重還輕。聞君此夜東林宿, 聽得荷池幾番聲。”作為一首夜雨懷人詩, 其最大妙處在于作者以朋友盧綸荷池聽雨的情形營造了動人意境, 懷人之意, 巧蘊其間。不難發現, 李商隱的《夜雨寄北》, 從素材到手法無不借鑒李端的《聽夜雨寄盧綸》, 由此可知前后影響的脈絡。進入中唐時期, 很多文士與僧侶頻繁往來, 往往借伽藍菩提寄托身心, 山林野寺之作越來越普遍。李端少居廬山, 師事詩僧皎然, 晚年又隱居衡山, 自號衡越幽人。其《春晚游鶴林寺寄使府諸公》淡語深情, “野寺尋春花已遲, 背巖惟有兩三枝。明朝攜酒猶堪醉, 為報春風且莫吹”, 簡短的一首小詩, 尤其是“明朝攜酒”的美好設想, 表達了他的尋花醉春之情。再如, 初唐詩人李嶠。李嶠, 曾在武后時代官鳳閣舍人, 朝廷每有大文章要做, 李嶠就會受命完成。李嶠與王勃、楊炯相接, 又和杜審言、崔融、蘇味道并稱“文章四友”, 對唐代律詩和歌行的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與影響, 從而為時人所宗仰。后來, 李嶠的詠物詩即“雜詠”, 曾與白居易的新樂府、李翰的“蒙求”一起, 被列為平安時代傳入日本的三大幼學啟蒙書, 但作為普及五律的詩學教材很長時期為中國學者所忽略。[3]李嶠的七言歌行現存一首《汾陰行》, 詠嘆漢武帝祀汾陰后土賦《秋風辭》事, 抒發盛衰興亡之感, 最為當時傳誦。據說唐玄宗于安史亂起逃離長安前, 登臨花萼樓, 聽到歌者演唱這首詩, 悲慨多時, 并贊嘆李嶠是“真才子”。[2]37

  同時, “趙州李”的文化創獲也影響深遠, 其中李吉甫貢獻最著。出身于由“燕代豪杰”發展而來的世家, 承繼李棲筠開啟的家風影響, 父子卿相李吉甫、李德裕主要在唐代貞元、元和前后的政治文化格局中地位顯赫。李棲筠, 今存詩兩首。其《張公洞》有云:“我本道門子, 愿言出塵籠。掃除方寸間, 幾與神靈通。宿昔勤夢想, 契之在深衷。”表達了摒棄羈絆向往自由的心情。唐憲宗在位時, 李吉甫先后參與策劃討平西川節度使副將劉辟及鎮海節度使李琦的叛亂, 并在一年多時間內改換了36個藩鎮, 以削弱藩鎮勢力;又轉任淮南節度使, 是中唐時期主張削藩的主將。除去政治貢獻, 李吉甫還撰寫了中國歷史上現存最早又較完整的地理名著《元和郡縣圖志》。其自序開篇即云“臣聞王者建州域, 物土疆, 觀次于星躔, 察法于地理”, 強調版圖地理典籍于治國的重要性。他深深感慨“成當今之務, 樹將來之勢, 則莫若版圖地理之為切”, 在分析當時狀況后云:

  古今言地理者凡數十家, 尚古遠者或搜古而略今, 采謠俗者多傳疑而失實, 飾州邦而敘人物, 因丘墓而徵鬼神, 流于異端, 莫切根要。至于丘壤山川, 攻守利害, 本于地理者, 皆略而不書, 將何以佐明王扼天下之吭, 制群生之命, 收地保勢勝之利, 示行束壤利之端, 此微臣之所以精研, 圣后之所以精覽也。[4]1-2

  懷著恢復舊土的關切之情, 李吉甫著重于“攻守利害”, 因而這部地理典籍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且兼有典型的考據學術性, 如述及同州朝邑縣境內的苦泉, 結合謠諺“苦泉羊, 洛水漿”, 考釋泉水味道本質和自然效用, “其水堿苦, 羊飲之, 肥而美”[4]38, 延展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內涵。在方志的應用色彩外, 其生動飽滿的手法為后世地理著述如《太平寰宇記》等開創了先例。

  兩宋時期, 趙郡文士不敵唐代那么密集顯著, 但眉山“三蘇”因郡望趙郡而形成特別景觀。這一淵源在于眉山“三蘇”的遠祖乃初唐的蘇味道。蘇味道, 趙郡欒城人, 其文學成就主要體現于詩文方面。蘇味道與同為“文章四友”之一的李嶠曾被比作漢代的蘇武、李陵, 號稱“蘇李”, 足見蘇味道當時的影響力。蘇轍把自己的集子命名為《欒城集》, 在他畢生集結而成的文集打上祖籍的烙印, 可見這一稱謂背后的郡望憶念意味, 也強烈顯示出傳統宗法文化遮蔽下的尋根情結。眉山蘇軾又被譽為“趙郡蘇軾”, 蘇軾與曾鞏是同年進士, 彼此熟稔, 曾鞏的《贈黎安二生序》曾稱他為“趙郡蘇軾”, 可知當時普遍重視郡望的社會文化習俗。再以蘇轍的《黃州快哉亭記》為例, 這篇亭臺記寫于蘇軾被貶黃州期間。文章首先敘寫了快哉亭的修筑由來, 特別說明“快哉”之名來自蘇軾;進而不厭筆墨描寫登臨此亭所見風云變幻的景象, 以及懷古聯想的稱快世俗之情, 明確“不以物傷性”的“快哉”主題;聯系此亭修筑者張夢得, 文章最末說道:

  今張君不以謫為患, 收會計之余, 而自放山水之間, 此其中宜有以過人者。將蓬戶甕牖, 無所不快;而況乎濯長江之清流, 挹西山之白云, 窮耳目之勝以自適也哉?不然, 連山絕壑, 長林古木, 振之以清風, 照之以明月, 此皆騷人思士之所以悲傷憔悴而不能勝者, 烏睹其為快也哉![5]4

  蘇轍盛贊張夢得不因個人貶謫遭遇而影響心境, 善于在清風明月的自然天地中尋覓寄托, 同時也是對兄長蘇軾和自己的慰勉。元豐二年 (1079年) , 蘇軾因為莫須有的“烏臺詩案”下獄, 后來被貶黃州。蘇轍上書營救, 獲罪被貶筠州。元豐六年 (1083年) , 與蘇軾同樣貶謫黃州的張夢得, 為觀覽江流盛況, 建了一座亭子, 蘇軾給它取名為“快哉亭”, 還為此填詞《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

  落日繡簾卷, 亭下水連空。知君為我新作, 窗戶濕青紅。長記平山堂上, 攲枕江南煙雨, 杳杳沒孤鴻。認得醉翁語, 山色有無中。4

  張偓佺即張夢得。此詞虛實結合, 描寫了蒼茫無際、若隱若現的江南山水景色, 適時地將快哉亭與平山堂融為一體, 構成一種優美獨特的意境。清代學者劉熙載在《藝概·詩概》對它發出贊評:“其精微超曠, 真足以開拓心胸, 推到豪杰。”[6]66蘇軾這首詞和蘇轍的亭臺記異體而同慨, 尤其是詞末“一點浩然氣, 千里快哉風”, 酣暢淋漓, 掃卻頹唐之氣, 激揚著三位天涯淪落人, 實在是文學史上的一段佳話。令人感發不已的是, 《黃州快哉亭記》文末落款云:“元豐六年十一月朔日, 趙郡蘇轍記。”鈐印祖籍蘊含多少溯源真情, 又成為二蘇手足深情的某種見證。

  二、唐宋趙郡與文學經典圖景

  由于歷代文士的登臨、經行以及題詠, 以趙郡為核心的燕趙一地逐漸形成典型別致的文學文化景觀, “一帶江山如畫”。這一帶的滹沱河、太行山、真定驛、易水、邯鄲驛等為多情善感的文人提供了發抒詠嘆的契機。詩人文士不僅活動于此, 欣賞著獨特的風景, 還以生動的語言、豐富的意蘊、深邃的意境等留下了諸多詩文。在他們的題詠描繪之下, 這些熔鑄自然與人文的景觀具有濃郁的地域性, 成為一地文學和文化資源的經典品牌。文化圖景與自然勝景往往合二為一, 是“地面上可以感覺到的人文現象的形態”[7]436。其內涵由不同作者和讀者在不同的時空所賦予, 而具有世代累積性。因此, 太行山、滹沱河從歷史中走來, 既是自然勝景, 又如詩意山河, 兼具文化圖景的色彩。

  滹沱波浪遠。唐宋時期許多詩人經行滹沱河, 瀏覽盛景心神交會, 寫下美妙的詩篇。如盧照鄰《晚渡滹沱敬贈魏大》:

  津谷朝行遠, 冰川夕望曛。霞明深淺浪, 風卷去來云。澄波泛月影, 激浪聚沙文。誰忍仙舟上, 攜手獨思君。

  這是一首酬贈詩。詩人從傍晚寫到月夜, 云卷云舒、波來浪去, 水濱月下引發了對于友人魏大的思念之情。魏大, 因家族排行第一而有此稱謂。陳子昂有一首《送魏大從軍》, 充滿了對于友人從軍建功立業的期許之情。盧照鄰與陳子昂同屬初唐時期, 詩中的“魏大”或為同一人。滹沱上空的千年風云早已不再, 幸存的唐詩卻給世人留下了迢迢不盡的感情余波。詩人胡曾極愛好游歷, 并擅長寫作詠史詩。他以150首《詠史詩》著稱, 每首七絕以地名為題, 評詠當地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 如《東海》詠秦始皇求仙, 《南陽》詠諸葛亮結廬躬耕, 《姑蘇臺》詠吳王夫差荒淫失國。其《滹沱河》云:“光定經營業未興, 王郎兵革暫憑陵。須知后漢功臣力, 不及滹沱一片冰。”胡曾在《自序》中說:“夫詩者, 蓋美盛德之形容, 刺衰政之荒怠, 非徒尚綺麗瑰琦而已。故言之者無罪, 讀之者足以自戒。”說明寫作《詠史詩》的本旨是托古諷今、意存勸戒。其詩通俗明快, 褒貶明確, 晚唐、五代時頗為盛行。明代時被引入《列國志》《三國演義》等通俗演義作品, 流傳更廣。滹沱河水依舊, 然不同背景和遭際的詩人則傾吐了別樣情思。宋末愛國詩人文天祥寫有《滹沱河二首》, 面對國破家亡、山河變色, 他深感憂慮和無奈:“風沙睢水終亡楚, 草木公山競蹙秦。始信滹沱冰合事, 世間興廢不由人。”[8]568全詩悲壯慷慨, 透出悲憤蒼涼之意, 滔滔滹沱似乎因感慨興亡、同情詩人而蹙眉扼腕了。

  太行何巍巍。唐宋文學不時描繪點染太行山的圖景, 李賀《七月一日曉入太行山》云:

  一夕繞山秋, 香露溘蒙綠。新橋倚云阪, 候蟲嘶露樸。洛南今已遠, 越衾誰為熟?石氣何凄凄, 老莎如短鏃。

  一般認為, 這首詩為李賀從祖籍河南赴山西潞州時途中所作。本詩圍繞凄冷的秋色秋氣, 抒發了詩人深切的羈旅鄉愁。太行山特有的秋色在給詩人帶來欣賞之余, 更引發了他的思鄉之意。尤其是結句, 四圍里山色凄冷, 躍進眼簾的野草看上去就像箭鏃, 短促而堅挺。整體上, 用語不飾鉛華, 節奏鏗鏘頓挫。這是詩人李賀眼中的太行山景致, 行旅匆匆而詩意浸染。太行山是華北地區重要的山脈和地理分界線, 唐宋時期相關的經典作品渲染太行風景并形成文學地理景致。無論是描寫山輝水色, 還是抒發羈旅情思, 都能映照出河北獨特的文學景觀。南宋劉克莊賦有《賀新郎·送陳真州子華》, 因抗金恢復之事抒發情懷:

  北望神州路。試平章、這場公事, 怎生分付。記得太行山百萬, 曾入宗爺駕馭。今把作、握蛇騎虎。

  通過回憶當年大將宗澤馳騁太行、率兵抗金的史實, 對當下朝廷的內憂外困充滿憂慮, 其憂時愛國之情流蕩于字里行間。可見, 太行山的文化內涵有其世代累積性, 一部太行山志折射著一段濃縮的文學史。

  唐宋趙郡一地富含歷史影響力的文學景觀, 還包括真定驛、邯鄲驛等驛館。這一時期, 真定乃南北往來的客商或者旅人的常經之地, 羈旅行役之間留下了許多應運而生的文學經典。真定, 即今河北正定, 秦漢以來隸屬常山郡 (后又改稱常山國) 。十六國北朝各代基本沿用郡治, 歸屬于定州, 北周時改稱恒州。隋代統一后, 又稱恒山郡, 仍治真定。唐初稱恒州, 歷經恒山郡、平山郡、恒州。后來為了避唐穆宗諱改為鎮州, 北宋年間升為真定府。經歷靖康之難后, 北方黃河流域大片領土完全淪為金人統治之下, 曾經的繁華消退不再, 真定驛已是滿目瘡痍。史達祖《齊天樂》、范成大《真定舞》等詩詞, 以斑駁殘破的文字影像記錄下當年的心靈苦痛。

  南宋寧宗朝, 史達祖一度北行使金, 其《齊天樂·中秋宿真定驛》就是一首北行詞:

  秋風早入潘郎鬢, 斑斑遽驚如許。暖雪侵梳, 晴絲拂領, 栽滿愁城深處。瑤簪謾妒。便羞插宮花, 自憐衰暮。尚想春情, 舊吟凄斷茂陵女。

  人間公道惟此, 嘆朱顏也恁, 容易墮去。涅不重緇, 搔來更短, 方悔風流相誤。郎潛幾樓。漸疏了銅駝, 俊游儔侶。縱有黟黟, 奈何詩思苦。

  史達祖著有《梅溪詞》, 其詞以詠物為長, 不乏身世飄零之感。這一部分北行詞, 充滿了沉痛的家國之感。中秋之夜, 詞人留宿于真定驛。整首詞分為兩闋, 巧借用典使事來抒情。斑斑白發, 激起了詞人的思想波瀾, 借用潘岳《秋興賦》生成的“潘鬢”, 慨嘆時光生愁。而“銅駝”顯然寄寓著國土淪陷之痛。物色典故之間的內在聯系, 使不可言喻的復雜情緒, 若隱若現地流露出來。詞人經行金人占領區, 恰逢本應團圓的中秋佳節, 更加劇了這份哀嘆。詞人把委身胥吏淪為幕僚的個人衰暮與經行北方失地的時代苦痛熔鑄在一起, 意境幽深曲折。

  南宋孝宗乾道六年 (1170年) 范成大出使金朝路過真定, 目睹了異族樂舞侵入泛濫的情形, 而此時這里竟然保留著京師汴梁的樂舞, 寫下《真定舞》:

  紫袖當棚雪鬢凋, 曾隨廣樂奏云韶。老來未忍耆婆舞, 猶倚黃鐘袞六么。

  金太宗滅北宋之際, 擄回了大批汴梁樂伎, 獲取北宋諸多大曲節目在高堂宴會上表演。所謂“虜樂悉變中華, 唯真定有京師舊樂工, 尚舞高平曲破”, 故國舊地上不僅傳有胡樂蠻音, 還有雙鬢斑白的舊都樂工在那里表演大曲, 斯時詩人的復雜心情可想而知。對讀史達祖的《齊天樂》與范成大的《真定舞》, 這些實地采風還原了唐宋時期被金人占領的真定印象, 浸染著個體對于時代的深切感觸, 漸漸化為歷史性印記與回響。

  真定漸漸化為后世懷古詠史的對象。元代陳孚借此為題《真定懷古》:

  千里桑麻綠蔭城, 萬家燈火管弦清。恒山北走見云氣, 滹水西來聞雁聲。主父故宮秋草合, 尉陀荒冢莫煙平。開元寺下青苔石, 猶有當時舊姓名。[9]126

  詩中不僅描寫了當時真定內外的獨特景致, 言及恒山、滹沱、開元寺等地理標志;還寄托了深切的詠史情懷, 真定曾經一派生機繁華, 蕭颯的故宮秋草與迷離的荒冢暮煙, 默默訴說著歲月的無情流逝。此詩以景結情, 作者意在借開元寺那片字跡斑駁的青石, 生動言說時光世事的盛衰之意。

  悠悠滹沱、巍巍太行等絕妙風光借助趙郡文士的佳作得以描繪流傳, 唐宋趙郡因借力文學圖景而獨特于世, 并因之折射出迢迢無盡的文采風流。

  三、趙郡文化鄉愁的生成及其意義

  李德裕的詩文向來為人稱道, 尤其是平泉追憶系列引人注目, “李衛公一代偉人, 功業與裴晉公伯仲。其《會昌一品制集》, 駢偶之中雄奇駿偉, 與陸宣公上下, 別集《憶平泉》五言諸詩, 較白樂天、劉夢得不啻過之”[10]417。意思是, 李德裕不僅功業堪比裴度, 駢文與陸贄相當, 其五言平泉詩和白居易、劉禹錫也是不相上下的。這種高評比較客觀公允。處于政治高層的李德裕除去應對傾軋斡旋, 還在文學層面上形成了廟堂、貶謫、山林三位一體的藝術架構, 是極為別具一格的。

  “大哉天地氣, 呼吸有盈虛。”5李德裕在《重憶山居六首·漏潭石》中記述平泉山居的生活感慨, 流露出他對這一林泉別墅的鐘愛之情。除去儒家事功的深刻影響, 道家思想在李德裕筆下也留有典型印記。天地盈虛, 蘊含哲學意味, 唯有個體心靈與鏡花水月般的功名利祿保持一定距離, 才能真正感受到與天地宇宙同呼吸的生命韻律。李德裕的系列平泉詩文, 包括在洛陽所作《初歸平泉過龍門南嶺遙望山居即事》《伊川晚眺》等八首, 多是在外任職時所寫, 詩題往往嵌入思、憶、懷、想等字眼, 如《憶平泉雜詠》《春暮思平泉雜詠》等。在淮南節度使任上, 李德裕寫下的平泉詩最多, 約有《思平泉樹石雜詠一十首》《晨起見雪憶山居》《首夏清景想望山居》等七十余首。平泉山莊位于洛陽, 如同李德裕的桃花源。此地遍植奇花異草, 搜羅四方奇石, 李德裕對這一別業牽念不已, 可嘆直至貶死崖州未能回還。從平泉詩文的主旨看, 或四時秀美景色, 或隱逸思歸情緒, 或高潔脫俗志向。經歷政治風波的李德裕, 自然激賞于高雅潔凈的山水園林之趣, 這不僅有助于體味中唐山水詩之美, 還能見出一個政治家在宦海沉浮之余尋覓自適之適的智慧心境, 顯然對中隱方式的探求具有時代性。[11]當李德裕視平泉為其精神故園, 其心境和詩境便輕快、沉靜許多。這一情懷特質在當時產生了廣泛影響, 如徐夤《嵐似屏風》詩中說“君看東洛平泉宅, 只有年年百卉春”, 表達物在人非的無情流逝之感。尤其是白居易數次游賞平泉, “洛客最閑唯有我, 一年四度到平泉” (《醉游平泉》) , “何如今日會, 浥澗平泉曲” (《游平泉宴浥澗, 宿香山石樓, 贈座客》) 。還對宋代同樣經歷宦海沉浮的文士影響深刻, “綠野移春花自老, 平泉醒酒石空存” (王安石《憶江南》) , “綠野舊游, 平泉雅詠, 霞舒煙卷朝昏” (張元干《望海潮》) , 諸如此類, 往往把李德裕對平泉草木的吟詠與裴度對綠野堂的風光游賞相提并論, 6折射出士子對事功之外的林泉情懷的向往。如果說平泉別業是李德裕的某種精神寄托, 那么他對于郡望故家的深切瞻望, 則是在訴說著悠悠不滅的鄉愁。大和四年 (830年) , 李德裕任滑州刺史、義城節度使, 寫下《秋日登郡樓望贊皇山感而成詠》:“北指邯鄲道, 歸去應無期。”遠望故園之際, 表達了身不由己不能歸去的遺憾之情。加之李德裕被封為贊皇伯, 時人往往稱他為贊皇公, 溫庭筠《贈鄭征君匡山首春與丞相贊皇公游止》及《中朝故事》稱“贊皇公李德裕”“博達士”等[12]3 201, “贊皇公”式描述, 合力凝結成一種文化鄉愁。

  典型的鄉愁景象在宋代再度上演。來自眉山的蘇軾, 尤其是輾轉仕途、遭遇變故之際, 深悟人生的思想感情愈加濃郁。除去署名眉山蘇軾, 他也愛寫“趙郡蘇軾”。在其《亡妻王氏墓志銘》說:“治平二年五月丁亥, 趙郡蘇軾之妻王氏, 卒于京師。六月甲午, 殯于京城之西。其明年六月壬午, 葬于眉之東北彭山縣安鎮可龍里先君、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13]467-468蘇軾對其結發之妻王弗感情甚篤, 痛徹心扉的悲情蘊含在看似平靜的文字之間。聯系痛話凄涼的悼亡詞《江城子》, 這份“不思量, 自難忘”的沉痛便更為形象了。曾鞏不僅在《贈黎安二生序》稱呼“趙郡蘇軾”, 在應蘇軾之邀給他的祖父蘇序所寫墓志銘《贈職方員外郎蘇君墓志銘》也說“余之同年友趙郡蘇軾”等。聯系上述蘇轍的《欒城集》, 其《黃州快哉亭記》落款“趙郡蘇轍”, 顯然, 這種稱謂無一例外指向以郡望相稱的文化語境, 并且貫穿了蘇軾的一生。

  作為傳統宗法制度的產物, 郡望是指姓氏的發源地與繁衍地。出于尋根問祖、祖先崇拜的心理愿望, 每個家族對于這一起源地倍加重視和景仰, 甚至可以借望族之地為倚重。尤其是魏晉南北朝以來, 與九品中正制相呼應, 郡望在人們的社會政治生活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后世逐漸演變為姓氏家族聚居地和發祥地的代稱。反映在個體稱謂上, 標舉郡望成為一時風尚, 如韓愈自稱昌黎韓愈就是如此。眉山三蘇的祖籍來自趙郡, 與出生地眉山相比, 趙郡所蘊含的情感更具郡望文化色彩, 也由此把“三蘇”的人生與遙遠的趙郡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加之, 蘇軾又曾在元佑八年 (1093年) 知定州, 有時他對于河北、四川的故園情結或許難分彼此。因此, “趙郡蘇軾”與“贊皇公李德裕”都帶有濃郁的鄉愁色彩, 是其內心深處難以割舍的一份深沉情感, 成為郡望文化傳統的微型縮影。

  四、余論

  趙郡文學文化積淀深厚, 涉及的范圍較為廣泛, 形成一座值得深入探究的富礦。這是一條唐宋文學之路, 作為精神遺存構成了亮麗風景線, 與趙郡歷史文化息息相關。

  基于特定的文學景觀和文化經典, 學術版圖“趙郡學”值得提出并予以探究。以地緣關系為前提, 趙郡文學與氣候、地理環境之間形成互動關系, 系列經典景觀與文化因子有助于合理闡釋“一地有一地之文學樣式”。這對于深入精準地開發傳統文化資源, 激活其間綠色有益的文化因子, 化為今日文化建設之參考具有示范意義。如, 從文學地理學、地域文化角度入手, 提取極具河北地域特質的文學文化符號, 鐫刻李德裕等趙郡詩人的詩碑, 籌劃建立“趙郡”文化產業園;生產系列文化衍生品, 繪制有關趙郡文學家的書畫藝術品等, 在精心設計之下使傳統文學文化進入當代社會生活, 形成一種“活態”傳承。

  文學文化與郡望、鄉愁之間存在著密切的互動關系。士族具有血緣、地緣兩重屬性。這些文士不僅安土重遷, 而且在流動遷徙中不斷得到“江山之助”。歷經北朝和中晚唐, 趙郡之士念念不忘家學積淀、郡望傳統、林泉情懷。鐘情“平泉山居”的李德裕, 時時號為“贊皇公”;擁有“眉山記憶”的蘇軾, 常常又稱“趙郡蘇軾”。由此可見其對郡望趙郡文采風流的溯源式追尋, 為趙郡文學地理學賦予文化因子和精神脈絡, 同時反映出宗法制社會下帶有個體印記、民族特色的文化鄉愁。總之, 專題深入研究趙郡士族文學, 構建地域特色鮮明的學科體系, 有助于科學開發河北一地的特色資源, 為傳承文化、留住鄉愁提供更為有益的借鑒。

  參考文獻

  [1] 李華.楊騎曹集序[M]//董誥.全唐文:卷315.北京:中華書局, 1983.
  [2]傅璇琮.唐才子傳校箋[M].北京:中華書局, 1987.
  [3]葛曉音.創作范式的提倡和初盛唐詩的普及——從《李嶠百詠》談起[J].文學遺產, 1995, (6) :30-41.
  [4]李吉甫.元和郡縣圖志序[M].北京:中華書局, 1983.
  [5]蘇轍.蘇轍集[M].北京:中華書局, 1990.
  [6] 劉熙載.藝概[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
  [7] 中國大百科全書·地理學[M].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1991.
  [8] 文天祥.文天祥全集[M].北京:中國書店, 2011.
  [9] 張景星.元詩別裁集[M].北京:中華書局, 1979.
  [10] 王士禎.池北偶談:卷十七[M].靳斯仁, 點校.北京:中華書局, 1982.
  [11]高瑩.唐代“趙州李”文學文化內涵考述[J].石家莊學院學報, 2011, (1) :28-32.
  [12]李昉.太平廣記:卷399[M].北京:中華書局, 1961.
  [13]李之亮.蘇軾文集編年箋注[M].成都:巴蜀書社, 2011.

  注釋

  1 分別見于王萍《趙郡的李氏家族與唐代文學》, 河北師范大學2011年碩士論文;吳曉燕《唐代的李氏家族文學研究》, 新疆師范大學2014年碩士論文;高瑩《唐代“趙州李”文學文化內涵考述》, 載《石家莊學院學報》2011年第1期。
  2 除去特別說明, 本文所引詩作均出自彭定求等編《全唐詩》, 中華書局1980年版, 不再一一注釋。
  3 沈亞之《李紳傳》明確記載李紳本是趙人, 后來徙家吳中。
  4 本文所見宋詞皆出于唐圭璋《全宋詞》, 中華書局1986年版, 不一一再注。
  5 本文所引李德裕詩文, 參見傅璇琮、周建國校箋《李德裕文集校箋》, 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不一一注釋。
  6 作為中唐杰出的政治家和文學家, 裴度為人正直卻多次受到排擠, 晚年在東都洛陽構筑別墅綠野堂以為娛樂消遣。白居易、劉禹錫等曾經在此縱情宴飲吟詠。

    高瑩.唐宋趙郡文學文化及其傳承[J].石家莊學院學報,2019,21(04):83-88.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Rk赛车是全国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