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經濟學論文 > 投資學論文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存在的問題與建議

時間:2019-07-19 來源:現代商貿工業 作者:鄭惠齡 本文字數:4679字

  摘    要: 通過對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現狀和存在的問題進行分析, 發現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存在減少的情況, 進而針對存在的問題找出導致的原因, 根據原因提出中國要改善日本對華直接投資減少的現象, 吸引日本的投資, 需要加快中國國內供給側改革, 并且要改善日資在中國投資的環境, 加強基礎設施建設。

  關鍵詞: 日本; 中國; 直接投資;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存在的問題與建議

  1、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現狀

  1.1、 日本對華投資總量情況

  圖1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額變化
圖1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額變化
 

  資料來源:《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對中國經濟發展影響研究》, 田正。

  如圖1所示, 改革開放以來, 日本對華投資已正式開始。1979年, 以上海寶山鋼鐵廠的成立為標志。1992年, 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后,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開始迅速增長, 投資范圍不斷擴大。然而,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阻礙了日本對華直接投資。進入21世紀, 特別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 降低了工業品關稅, 放寬了服務業的市場準入限制, 進一步促進了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擴大。在此期間,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不斷深化, 投資范圍從原來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擴大到資本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業。自那以后, 日本對中國的直接投資由于2008年的金融危機再次經歷了低谷。2010年以來, 中日經貿合作進入調整期。中日經貿關系由合作轉向經合,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達到峰值。2016年, 由于“購島”事件等政治問題,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大幅下降。2016年, 總額僅為31.1億美元。

  1.2、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行業結構變化

  上世紀80年代,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產業結構也發生了重大變化。上世紀80年代,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主要集中在非制造業領域。1990年, 非制造業占比為52.84%, 占比過半。非制造業主要集中在服務業, 制造業主要集中在一般機械行業和電子機械行業。上世紀90年代以來,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快速增長, 在食品加工、化工、纖維、一般機械、電子機械等領域的直接投資步伐不斷加快。進入21世紀后,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產業結構也不斷升級和優化, 逐步從低附加值產業向高附加值產業轉移。交通機械產業逐漸成為日本對外直接投資的主要產業, 交通機械產業的投資也在不斷增加。與此同時, 日本在批發、零售、金融和保險等非制造業領域的投資也有所增加。

  表1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產業結構分布比重
表1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產業結構分布比重
表1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產業結構分布比重

  資料來源:財務省.財政金融統計月報[EB/OL].[2018-01-06].http://www.mof.go.jp/pri/publication/zaikin_geppo/.

  1.3、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地區分布

  圖2 2015年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地區分布 (單位:家)
圖2 2015年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地區分布 (單位:家)
 

  資料來源:《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對中國經濟發展影響研究》, 田正。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主要集中在我國東部沿海地區。盡管日本企業增加了在中國中西部和東北部的直接投資, 但是以東部沿海為直接投資的首選格局并未發生改變。如圖2所示, 2015年, 日本在華企業7900家, 其中制造業 4150家, 非制造業企業3750家。其中上海共有3272家, 占比重30%, 江蘇1117家, 占比重14.1%, 廣東省937家, 占比重12.3%。位居前三位的都是東部沿海地區的城市或者省份。可見東部沿海地區是日本企業選擇直接投資受歡迎的地區。而相比較, 中部和西部日本企業極少, 如內蒙古自治區7家, 山西省3家, 甘肅省1家, 在青海和西藏則還沒有日資企業進行投資。

  1.4、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出資方式的選擇

  20世紀80年代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剛剛起步, 其融資方式是建立中日合資公司為主。自從進入上世紀90年代, 在中國放松對外資比例的限制后, 日本在中國建立獨資企業公司變得越來越多。即使是中日合資企業, 日本控股的企業也占大多數。如圖4所示,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第47次海外事務活動基本調查》統計, 2016年日本在華建立新企業7526家, 其中日本獨資企業5415家, 占總量的85.24%, 日本獨資企業占新企業總量的絕大部分。而日本出資比率50%以上的, 也就是日本控股企業共1267家, 占比16.83%。

  表2 2016年中國當地法人企業數 (日本出資比率)
表2 2016年中國當地法人企業數 (日本出資比率)

  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第47次海外事業活動基本調查》。

  2、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存在的問題

  如表3和圖3所示, 由于海外經濟形勢的變化和經營環境的變化, 使得一些日資企業經營惡化, 不得不撤退。但是, 相比較其他國家或者地區來說, 中國境內日資企業撤退數較多, 并且撤退的企業數量從2012年開始不斷增加, 2016年撤退數269家。但是從2007年金融危機后, 日資企業在中國新建企業的比重在不斷減少, 2016年度新建企業的比重還不到2007年比重的一半。日資企業在中國新建企業數不斷減少, 撤退數不斷增加, 就會導致日本在中國的直接投資額不斷減少。

  表3 2016年海外日資企業撤退數以及撤退比例
表3 2016年海外日資企業撤退數以及撤退比例
 

  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第47次海外事業活動基本調查》。

  圖3 2016年海外日資企業新建比例
圖3 2016年海外日資企業新建比例

  資料來源:日本經濟產業省《第47次海外事業活動基本調查》。

  3、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問題產生的原因

  3.1、 中國國內因素

  目前, 中國經濟形勢是增速放緩, 企業盈利預期下降。日本對我國的直接投資總額隨著我國經濟周期的變動而浮動。當中國宏觀經濟進入繁榮期, 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將會增加。當宏觀經濟調整階段到來時, 日本對華投資則呈現反向發展趨勢。對于我國來講, 目前我國的經濟發展正處于一個十分重要的階段, 即去產能、去庫存、調結構, 這一階段的發展模式為經濟發展帶來一定壓力, 也導致了經濟增長速度下降。

  其次是中國近些年勞動力、土地等生產要素成本在持續上升, 加重了企業經營的成本。“雁行模式”下, 日本對中國直接投資的主要目的是尋找價格較低的生產要素。然而, 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 社會保障制度不斷完善, 生活水平不斷提高, 以及中國國內老齡化問題的加劇, 勞動力的成本不斷增加, 如圖4所示, 2015年中國制造業人均勞動力的月工資要高于其他東南亞地區的國家, 導致日資企業不斷撤離中國轉移到東南亞地區尋找更低廉的勞動力成本。

  圖4 2015年亞太各國制造業工人月工資 (單位:美元)
圖4 2015年亞太各國制造業工人月工資 (單位:美元)

  資料來源: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

  最后是中日關系政治問題。2012年秋季以后, 中日關系圍繞釣魚島問題出現惡化, 這直接就會影響日本對中國的直接投資額, 日本一些企業因為受政治導向影響, 在投資過程中左右搖擺, 無法下定投資的決心, 也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日本對華的投資。最近, 中日關系轉好, 日本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持積極態度, 想要加強中日之間的經貿合作。但是, 中日之間的政治問題仍沒有得到根本上的解決, 一旦再次提及, 又會影響到中日之前的經濟合作, 會影響日資企業對華的直接投資。

  3.2、 國外因素

  “安倍經濟學”初期效果較好, 導致日本企業又將大量資金投放回本國。。安倍經濟學實際上是一種通過推行寬松的貨幣政策, 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來刺激經濟發展的政策。上述三種手段也被稱為新三支箭。其中成效比較明顯的是寬松的貨幣政策, 即通過超發貨幣推高國內的物價, 加速本幣的貶值, 來改善企業的盈利預期, 刺激國民消費。“安倍經濟學”實施的初期, 日本經濟復低迷的現象有所改善, 導致日本企業將投資的注意力轉回到國內, 加大對國內的投資。

  “安倍經濟學”后期效果減弱, 導致整體的對外投資呈現減速之勢。日本經濟從泡沫經濟破滅后進入了持續低迷的狀態, 日本經濟發展停滯不前, 日本企業對未來利潤預期不看好, 導致企業進行投資的欲望不斷減。“安倍經濟學”的實施, 初期有一定效果, 但是后發力度并不明顯。2014年日本經濟發展再次陷入困境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據數據顯示, 2014年日本GDP增速大幅度下降, 數值僅為0.25%, 同前年相比數值降低了6倍左右。經濟大環境低迷導致日本對華投資狀況不太樂觀。

  市場競爭日益激烈, 價格和勞動力資源優勢不再明顯。受到以市場潛力大, 勞動力資源豐富為特點的東南亞地區的沖擊和打壓。從外部投資大環境來講, 一個地區是否有吸引投資的潛力主要從以下六點考慮: (1) 投資國家政治穩定, 有良好的投資背景; (2) 經濟發展潛力大, 擁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市場潛力大; (3) 自然資源豐富, 盛產金、錫、銅、鎳、棕櫚油、橡膠、胡椒; (4) 國際海上交通干線的地理重要性; (5) 勞動力資源豐富且具備價格優勢; (6) 有完整的市場體系, 且發展程度高并十分穩定。東南亞地區今年來逐漸開發金融市場, 并大理推進國際金融中心的建立, 這一系列舉措吸引了日本投資企業。根據東盟秘書處的數據, 2012年-2015年, 日本是東南亞FDI的主要貢獻者。進入東南亞的日本企業主要集中在基礎設施建設、汽車、食品飲料、電子、專業服務和信息技術等領域。

  4 、對吸引日本對華直接投資提出建議

  第一, 根據區域定位提出不同的招商規劃。

  我國國土面積位于世界第三位, 遼闊的土地面積雖然為我國帶來了豐富的自然資源優勢, 但是也存在著一定的弊端。國土領域廣闊導致全國各地生產力水平不一致, 這一現象又使不同地區的生產要素和人均收入產生很大的差距。“雁行模式”演化下產生的東亞垂直產業分工模式, 并不符合我國市場發展的多樣化趨勢。所以, 吸引投資的計劃根據不同地區有所不同成為了發展過程中必要的一環。舉例來說, 我國東部沿海地區勞動力成本較高, 土地等生產要素價格高居不下, 消費者收入不低, 導致消費能力也處于中上游階段。這一地區的投資環境比較符合東亞層次的分工, 在招商引資的過程中, 可以著重考慮產值較高的高端制造業、掌握核心技術的科研企業、引入金融行業和國內銷售占較大比重的日本企業。另外, 我國中西部地區資源較為匱乏, 因此勞動力資源具備一定的價格優勢, 且生產要素價格普遍較低, 這一投資環境較為符合東亞垂直產業分工體系, 在“一帶一路”倡議的領導下, 中西部地區政府可以提供一定的政策支持, 并提高對該地區的資本投資度, 加速產業結構的優化升級, 樹立具有特色的產業品牌, 拉動整個產業鏈的發展。

  第二, 加快中國供給側改革提高日本對華直接投資效益。

  以供給側改革為重點, 主要從中國自身出發, 提高勞動力質量, 改善就業結構水平, 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加快技術改造和自主創新, 提高日本跨國公司在華直接投資的投資效率。供給側改革不是要降低中國經濟增速, 而是要夯實基礎, 鞏固經濟基礎, 改善投資環境, 吸引更多優質日本資本進入中國市場。因此, 供給側改革是加快改革的契機, 將更好地發揮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在促進中國產業結構升級中的作用。

  第三, 改善中國的投資環境重塑日資企業投資信心。

  加強中國基礎設施建設, 改善日本高質量投資中國市場的投資環境, 已成為當前的一項重要任務。首先, 政府必須建立健全外商直接投資政策。好的政策是吸引外資最重要的基礎。為了更好地發揮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的作用, 必須確立和完善對日直接投資政策。其次, 政府必須與時俱進, 制定相關產業政策, 使金融、財政體系建設更加完善。再次, 建立新的政府管理模式, 充分發揮中國特色市場經濟體制的作用, 在市場中發揮基礎性作用, 使市場成為檢驗投資質量的晴雨表。最后, 建立和完善現代企業制度。在經濟全球化戰略中, 中國將與世界市場接軌, 充分發揮世界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

  參考文獻

  [1] 王晗.日本對華貿易、直接投資對中國技術創新的影響[J].中國科技論壇, 2018, (09) .
  [2] 田正.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對中國經濟發展影響研究[J].日本問題研究, 2018, (06) .
  [3] 李穎.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對中國產業結構升級的影響研究[J].經濟問題探索, 2017, (11) .
  [4] 劉紅.侯振玲.日本相互直接投資的特點及未來走勢研究[J].日本問題研究, 2017, (08) .
  [5] 劉巍.關于日本中小企業對華投資減少的原因與對策研究[J].科技促進發展, 2015, (09) .
  [6] 張玉蘭.日本企業對華直接投資研究[J].商, 2015, (07) .
  [7] 張文芳.日本企業對華投資的“新常態”[J].國際金融, 2015, (05) .
  [8] 唐廣熙.日恩對華直接投資關系研究[J].商場現代化, 2015, (02) .
  [9] 李穎.日本對華直接投資對中國制造業產業結構升級的影響分析[J].中國物價, 2014, (10) .
  [10]李毅.日本對華投資變動情況下外資利用策略[J].理論視野, 2014, (07) .

    鄭惠齡.日本對華直接投資研究[J].現代商貿工業,2019,40(23):43-4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Rk赛车是全国开奖吗